正文 343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黄顶文,你最好答应,不然的话~嘿嘿!”武南风看着手中的书信自言自语,像是想到什么有趣之时时,竟然发出一阵意味深长的冷笑。www.sthuojia.com

    看着眼前的粗制铁矿,特朗斯想着《铸炼宝典》中所记载铸造凡器的步骤,选材是第一要务,任何事情都是需要脚踏实地来做,就算你有超人一等的天赋,在成功之前也是要有一个过程的,就像现在,这块只是通过初步提炼而出的铁材,想要用它进行铸造武器,那就需要进行精炼,百折锻铁,千炼锻钢,万炼铁精,特朗斯所需要做的边上要将这粗铁进行百次煅造。



    说着简单,做起来就难了,随着手中三百六十斤重锤的落下,那只有一掌见方的粗铁在砰然声响之中便是化作了铁皮纸片一般,这就是力道掌握的不好了,而那铁锤,也是这铸造铺中最沉的一柄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太轻的特朗斯用起来就像是拿根木棍差不多,太重的在这铁器铺中又没有,最后在黄百兵幽怨的眼神中,特朗斯面露勉强的神色,才用起了这把重锤。



    “我说特小子,你这哪是打铁啊,分明就是砸石头来着!”黄百兵在便是看着砧铁上只剩下薄薄一层的粗铁,嘴角抽搐的调侃道。



    “呃,我也没想到这东西这么不经打!”特朗斯脸颊一抽,颇为尴尬的挠挠头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力道掌握不好。



    “这不是经打不经打的问题,就你小子那变态力气,就算是再经打的东西到你手里恐怕也是经不起几下的!这锻铁一步,并不只是靠着力气去捶打,而是要在击打的过程中将其中的杂质挤压出来,这就需要你手上的力道掌握均衡,并且均匀的落在铁块之上,你瞧这块百锻精铁,”黄百兵先是耐心的给特朗斯讲解打铁的要领,然后从边上拿出一块煅造好的铁块递到他的面前。



    特朗斯接过铁块,仔细的看去,在手上的质感比没有锻打过的粗铁重了近五倍,而且上面平整光滑,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物体一般,看着质地严密的精铁,特朗斯心中一动神识探出扫向铁块,开始进入一公分时还是非常轻松,但是随着神识的进入,逐渐遇到了阻力,显得异常困难,但也使得特朗斯详细的观察到了铁块内部的材质结构。



    “呼!”特朗斯长出一口气,将铁块放下,伸手取过另一块没有经过锻打的粗铁,紧紧的凝视着,盯着上面某一个节点,眼神蓦然一凝,手中巨锤轰然砸下,快速舞动的铁锤竟是将空气击打的发出了爆破声响。



    黄百兵呆愣的看着特朗斯举锤就砸的举动,心中一片哀叹,转过头去不想再看那块粗铁的下场,忍了一会之后发现耳边竟是没有传来砰然巨响,而是传出乒乓的脆响,好奇之心回头看去,只见在特朗斯锤下的粗铁,随着举锤的落下一点点的变小,随着特朗斯左手钳夹的翻动,粗铁慢慢的浮现一种光泽,不再是原来黝黑的样子。

    随着敲击声的停下,特朗斯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嘴角露出一抹淡笑,欣然的看着砧铁之上泛着淡淡墨银色光芒的铁块,虽然不是很规整,但依然可以看出这块铁的质地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那块黑乎乎的粗铁了。



    黄百兵木然的看看铁块,再看看特朗斯,再看看那柄大的吓人的铁锤,哀叹一声,什么怪物啊,想当初他这黄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到特朗斯这一步也是经过长时间的锻打,整整三个月才初步掌握到这样的程度,要不是知道特朗斯的性格,他都要怀疑面前这黑黑的小子是不是老早就学习过煅造之术,现在是特意消遣他来的。



    “哎,小特子我不得不感叹你的天赋,不过你要继续练习,只有大量的锻打经验才能让你真正的掌握铸器的初步技艺!”黄百兵感叹一番后,拍拍特朗斯的肩膀,神情间略显落寞,步履蹒跚的离开了这间单独的打造房。



    特朗斯却是没有看到黄百兵的神情,眼神依然注视着手中的铁块,心神还沉浸在刚才的锻打意境之中,他感到几个月来一直勤练不坠的御剑术的第一层举重若轻,竟是有了稍微的松动之感,所以脑海中一直回想着刚才的那种感觉。



    说起来特朗斯在煅造方面的天赋,并没有黄百兵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任谁都想不到在特朗斯这年龄就拥有超人一等的神识,这就像是一个作弊器般,使得特朗斯在锻打的过程中,可以预先知道在哪个节点落锤,再加上本身力气惊人,控制力同样超乎寻常,这也要归功于特朗斯这段时日,每天都会用那柄重剑练习剑术,所以对力量的掌控还是很好的,之所以第一次落锤会将粗铁击打成铁皮,也是由于特朗斯习惯了八百百十斤的重量,骤然用上三百六十多斤的重锤却是稍微有那么一点不适应,才有了那尴尬的一幕。



    就这样随着特朗斯在铁器铺中不断的练习中,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纵然是早已知道特朗斯天赋惊人,黄百兵也没想到,其竟然能在两月之内,掌握下品法器的铸造之法,虽然其出品还有些粗糙,但如此成绩,已是颇为了不得了,直到黄韵怡再次到来,才让特朗斯从疯狂榨取黄百兵知识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黄韵怡面上依然带着面纱,只是那面纱却是遮掩不住其面上的憔悴,眼神更是有了血丝,可见这两月以来其过的并不好。



    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从那次三人一起逛城遇上武南风之后,没过几天城主武北云,便是带着大量礼物来到黄家,向黄顶文提亲,本来以黄家在武山城多年的根基,与城主结为秦家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但黄顶文虽然有三子五女,却是独独疼爱黄韵怡这三女儿,当听到武北云是来提亲之时,便是表示要看自己女儿的意思,没想到黄韵怡却是婉转的说出,其对武南风没有意思,致使跟随而来的武南风站出来表态,婚后会如何如何对她好,如何培养感情,但黄韵怡依然是不为所动。



    见黄韵怡如此油盐不进,再看到儿子红着眼睛不甘的样子,黄顶文一副爱莫能助,摆明不想难为自己女儿的样子,武北云当既是勃然大怒,直接对黄顶文进行威胁。



    原来最近黄家受到李家打压,已是到了最后阶段,虽然黄韵怡将那批矿物安全运回,但也只是能够保住李家一时罢了,若是黄顶文不答应这段婚事,武北云便是要运用,武家在大夏帝国的势力与李家一同对黄家进行打压,这对日薄西山的黄家来说,不易于火上浇油。



    看着黄顶文颓然的焦虑的样子,黄韵怡不忍之下便是答应先与武南风交往一段时日,婚事之说,却是要往后推迟一番,黄顶文也是无奈的答应女儿此番要求。武北云见事情已是初现成果,知道此事急不来,便带着武南风略带不满的离开了黄家。



    只是这段时日以来,武南风仗着当初黄韵怡答应交往一事,却是频频来到黄家约请她,起初黄韵怡还是躲着不见。但是在武南风见她多次避而不见之后。却是怒上心头,拿出当初要挟黄家的事情到处宣扬,使得黄韵怡也是不得不面对自己讨厌的人。



    这两个月来,为了应对武南风,黄韵怡可谓是使尽了心力,躲又躲不过,最后无法之下,想起特朗斯在铁器铺闭关学习炼器,虽然在她心中一直不想给特朗斯带去麻烦,但是每当想起特朗斯时,心中便是不经意间闪过一抹不一样的情愫,使得她鬼使神差般的拉着小翠,早早来到了铁器铺。



    经过这两个月的勤学苦练,特朗斯已经是能够锻打出万炼铁精,这却是能够煅造普通法器的材质,虽然没有打造出几柄完好的下品法器,但如此成绩使得黄百兵,这一辈子都在于炼器打交道的行家,直呼怪胎,常常在特朗斯耳边感叹,幸亏当初没有答应收特朗斯做徒弟,不然没几年便是会被特朗斯掏空了!这让做师傅的,情何以堪?



    “嗯?”皱眉看着眼前,当初青春气息勃发的靓丽女子,特朗斯怎么也无法相信就是眼前之人,但是其身上散发气息,却是告诉他这就是黄韵怡,当下伸出满是铁屑的手掌,抓住黄韵怡的右手腕,一屡先天真气从手掌传递到黄韵怡的手臂之上,沿着其经脉在身体中游走了一圈。



    不想特朗斯有如此孟浪的举动,黄韵怡先是嗔怪特朗斯的轻薄,但其心下却有那么一丝的欣喜,便没有阻止特朗斯的举动,只是默默的感受着特朗斯手掌带来的温暖,身体中那一丝从特朗斯手上传递而来的能量。小翠在一旁更是目瞪口呆的样子,,惊愣之下却是忘记了要去拉开特朗斯的手掌。



    “你脉象时急时缓,跌宕起伏,稍显嬴弱,却是心力交瘁,过度劳累所致!要多吃点清爽败火的食物!”特朗斯却是没想那么多,略懂医术的他,见黄韵怡眉宇间的那么苍白不自然,便是伸手摸脉,探明之后便是直接说出了病因,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手掌,在她手腕之上留下的黑黑‘爪印’。



    “哦,谢谢你。我…”略带羞涩看着特朗斯,黄韵怡这下才明白,他是在帮自己看病,只是还没说完,便被两声惊叫打断了接下来的话语。



    “啊,你干了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后知后觉的小翠,这下却是出离了愤怒,眼前这个一直看着不顺眼的‘黑小子’最近消失,才使得她有点顺心,但是当看到特朗斯竟然抓住自家小姐,从来没有男人碰过的手腕,此时却是出离了愤怒,当下是对特朗斯指责了起来,也不管自家小姐有没有怪罪特朗斯的意思。



    “韵怡~咦?你干了什么?小子!我要宰了你!”



    特朗斯三人看向进来的武南风,开始还是一脸笑意看着黄韵怡,只是在其眼神扫过她没来得及遮掩的手腕时,眼睛顿时红了起来,转而对着特朗斯咆哮道,狰狞的脸上怎么也掩饰不住其对特朗斯的杀机,直接将腰间常见擎出长剑指向了特朗斯。



    武南风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自我感觉美人终将入怀,随着与黄韵怡多次约见成功,平时与朋友在一起,也是直接以黄韵怡的未婚夫自居,以至于现在整个武山城都在传言城主武家要与武山城第一铸器家族黄家结亲。



    今天一早便是接到手下来报,黄韵怡去了自家铁器铺,便是急匆匆的赶来了,要说这武山城谁的势力最大,那当是数黄家了,两大炼气六重战力,自然是无人能敌,但城主一系却是大夏帝国当朝旺族。虽然武家在武山城,只有武北云一人是炼气六重,但也是无人敢于违逆,都是忌惮其背后武家,更何况武北云只有武南风一子,在这武山城人人都知道,对其爱子的溺爱,所以在武南风的安排下,黄韵怡出行到了哪里,都是有人向其汇报。自觉这阵子对黄韵怡的殷勤关怀,美人归属非他莫属,只是从未曾得一亲芳泽,更是连收都没碰过,当他看到黄韵怡手腕上的印痕之后,明了情况的武南风当既是出离了愤怒。



    “杀气!”特朗斯右眼角微微跳动,自身感识敏锐察觉到,面前这面目狰狞的男子对自己动了杀机,当下就是脚步一错,眼见‘低冲炮’就要一拳轰出。看武南风穿着打扮,定是贵族子弟无疑,这样的人对生命的漠视程度,特朗斯可是亲眼所见,更是亲身经历过的,没有遇上也就罢了,既然遇上,而且对自己动了杀机,那怎么也不能放过,虽然不至于为此杀了武南风,但是给予其教训,让他不在有胆子找自己麻烦,还是要做的。



    “不要!”黄韵怡自听到武南风的声音,便是心觉不好,她可是知道武南风是什么样的个性,表面文雅倜傥,豪爽待人,可是骨子里却是心胸狭窄,瑕疵必报之人。更是知道特朗斯恐怖实力,当初特朗斯一拳轰杀炼气五重的修仙者一幕,依旧历历在目,她一直紧张的注视着特朗斯,看特朗斯的表情与动作便知不好。只是这声不要,听在两人耳中却是各自不同。



    特朗斯听到黄韵怡惊呼,身形一顿,便将紧握的右拳松了开来,心中暗道:“自己来到这里已是两月有余,一直是叨扰黄家,自身铸造之术能够进步的这么快,除开本身努力之外,更得益于黄百兵毫无保留的传授铸造经验,说起来还是承了黄家的情。



    若是在这里一拳轰杀或打伤,眼前明显就是出身不凡的男子,说不得会给黄家惹上麻烦!”



    想到此,特朗斯当下便收敛杀心,转身向铸炼房走去,却是早已将那天,黄韵怡对武南风的介绍,忘记的一干二净,对不相干的人他向来是选择忽略的。



    可这话听到武南风耳中,便是不一样了,自己早已认定,满城皆知的未婚妻,竟然在自己面前维护另一个男人,更不能忍受的竟然还是个下人,他却不知特朗斯来历,记性向来不错的武南风,可是认出了特朗斯,就是两月前巧遇黄韵怡时遇上的男子,妒火中烧的武南风被嫉妒愤怒冲昏了头脑,杀机更是炽烈,运转全身的元气灌注到手中长剑,竟是直直的向着特朗斯的后背刺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