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高层内贼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希丁克,这是投靠魔族的两大红衣主教之一,而且是排名更靠前的那位。www.ltxiaoshuo.com上等真裔的修为,在这里的地位非常特殊。

  据说除了反向界魔族头子布劳恩,他的地位在这里就最高了。

  其实大家都有个误解,觉得神教那批叛徒投靠魔族之后就会非常凄惨,成为二等公民,这是不对的。

  第一,这些叛徒们都是拥有强大实力的,也是拥有巨大价值的。他们不仅仅能打,而且能够办好多事。反向界魔族对正界不是很熟悉,需要这些叛徒来帮忙。

  第二,要是投靠了魔族就要当牛做马,那谁还投降,投降者不都是奔着荣华富贵和极乐享受而去的吗。特别是希丁克这样的顶级投降派,其地位是非常高的。

  以前德容和恩里克在的时候,希丁克为首的叛逆们地位还不是太明显。但当两个血宗级强者没了,魔族最强者也只是尊级的布劳恩的时候,希丁克主教的地位就凸显了出来。而且凭借着在正界几十年的经营,教皇宫里整个魔族集团也非常需要他这样的人才。

  此时只见一头褐色头发、深广体胖的希丁克笑吟吟地接过了那个铜壶,竟然没有让下人帮忙,而是亲自揭开符咒,在面前两个玻璃杯里倒了两杯绯红的血液。这种特殊炼制之后的血液有点特殊,似乎红色没那么浓郁,但同时又有点琥珀色的光泽,非常奇特。

  而且秦尧刚才看到黑袍主教接的是满满一个大铜壶的血液,那么炼制的这壶应该也是这么多,至少有两升吧。但是现在只能倒出来两个红酒杯,其余的都被炼制干净了吧。

  斟满后,希丁克将其中一杯推送到旁边一个金发女人面前。

  秦尧这才留意了一下希丁克右手边这个女人,能坐在这里看样子地位还是挺高的。只不过也不怪秦尧刚才没关注她,因为她很特殊,不像是遗族或者魔族,身上没有一点血气威能的迹象。

  这个金发女人打扮得很干练,柔润的长发盘起在脑后,穿着的是得体而高端的灰色职业西装,里面的白衬衣也整整齐齐。大约四十来岁,一副正规职业、而且是上位者的气质。

  这女人是什么来路?

  只不过这个看似干练的女人目前似乎有点憔悴,气色不是很好。倚在高大靠背的椅子里,有气无力地接过来那杯炼制后的血液。隔空向希丁克举了举杯,自己轻轻砸了一口。而后闭目轻轻吸气,仿佛在品味年份美酒。

  秦尧觉得有点意外,这个女人明明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人,竟然能直接喝血?

  当然希丁克主教也喝了一口,同样的沉醉享受。

  这些家伙虽然生了个人的身体,但实际上与魔何异。

  “老大,我也想喝。”

  “滚蛋!赶紧给我翻译,他们说的是啥。”

  “刚才我翻译说他们要喝血,你还说‘还用你说’,嘚瑟的不行。有本事别让我翻译啊,呵呵,没文化真可怕。”

  “废话这么多,信不信我能把你攥出尿来?”

  “直男癌!”

  “……”

  不一会儿,白加黑就支离破碎、但意思大体完整地将希丁克和那女人的对话翻译了过来。可能不是很准确,也带着三两分的臆断猜测。不过配合秦尧那半吊子外语的补充和超快的反应能力,倒也基本上能够理解。

  首先这个女人被称作“玛塔女士”,有时候也被称为“局长女士”。当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秦尧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身份,竟然是西方遗族事务管理机构的副局长玛塔!

  也就是说,在新安全局成立之前,密特朗是这个机构的局长,而这位玛塔女士则是副局长,其实权势已经非常大。她的地位,很像是东方的林默予。

  只不过现在东西方遗族管理机构合并为新的安全局,密特朗都降格为副局长了,那么这位玛塔女士也得随之降格。到时候,估计会被任命为某个办事处的主任,只能如此。

  可是,她怎么会和教皇宫里这群家伙同流合污?而且她竟然还有品饮鲜血的嗜好,身为西方遗族管理机构的高层,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当然秦尧也忽然明白,自己为啥一进来就被出卖了,因为西方遗族管理机构被渗透得太厉害了!密特朗是知道自己可能到西方的消息的,那么他一旦告诉了玛塔,魔族也就等于知道了。

  至于说怎么知道秦尧的航班和化妆后的容貌,说不定西方遗族管理机构在安全局里早就安插了内鬼。这一点毫不稀奇,毕竟大家以前是竞争对手,安全局在西方遗族管理机构里也有线人。

  玛塔先是知道了秦尧可能会来,而后安全局里的内鬼将秦尧易容改扮后的信息透露给玛塔,玛塔将消息透露给希丁克……其实这个信息链条并不复杂。

  希望是这样,这就排除了秦尧身边朋友泄密的可能,也排除了孔维泗。说实在的,看在孔宰予的份上,秦尧真不想面对一个黑化的孔维泗。他依旧希望孔维泗是个谦谦君子,是个值得尊重的长辈。

  “可你们还是行动太仓促了!”玛塔女士目光灼灼地盯着希丁克,“我接到消息并告诉你们,不是让你们把我也限制在这里的!一旦密特朗他们长时间无法联系到我,他们会怀疑我的去向并进行调查。”

  秦尧已经猜出来大体的原因了——

  应该是玛塔女士一开始就偷偷来到了教皇宫,结果在这里接到线人提供的紧急情报,说是秦尧和一个同伙儿乔装改扮从东方来了,并且目的就是教皇宫。

  玛塔接到情报之后当然重视,并且告诉了希丁克。哪知道希丁克他们操之过急,直接来了个关闭教皇宫,要对秦尧和孔宰予来一个瓮中捉鳖。而这时候,玛塔甚至还没来及离开教皇宫。

  要是一直滞留在此处,工作单位却长时间找不到她,会怎么考虑?而且现在密特朗还在飞机上,具体的事务本就该玛塔女士代管。

  搞不好就露馅了,她能不焦躁吗?

  但希丁克和魔族的布劳恩却是另一个观点——抓住秦尧比什么都重要,绝对不能拖延!

  希丁克端着酒杯笑道:“放心,大约……三四十分钟之后,我们就能将你送出去——安全送出。”

  玛塔:“可你刚才不是说,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屏障一旦开启就不能停止吗?而在开启期间,任何人都打不破。”

  希丁克:“是打不破,但是每隔一个小时,这个阵法屏障就会出现一个短暂的间歇期。只有几秒钟,但是找准时机足够出去了。教皇宫外也有我们的人,到时候会派专车送您下山。”

  玛塔女士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三四十分钟,问题不大。在此期间无论密特朗还是其他同事打电话过来,她可以找一些合理的借口规避过去。

  但是秦尧则记下了这个重要的信息——这个看似打不破的屏障,其实是存在一个间歇期的。每隔一个小时会出现几秒钟的间歇,但一般人估计留意不到这种变化,也可能压根儿就死了心,不会一直往屏障上撞,所以还以为是持续不断的。

  当然几秒钟的时间稍纵即逝,估计必须仔细观察变化,才能看出异样来。

  希丁克再次举杯笑道:“当然,还是要感谢女士您慷慨的共享情报,让我们在抓住教皇之后,再次抓住秦尧这个东方遗族首领。安全局刚刚成立,我们就抓住了一个副局长,这可是旗开得胜啊。”

  玛塔:“秦尧可不简单,情报上说他实力很强,也很狡猾,重要的是每次运气都好像不错。”

  希丁克:“运气也能成为你们的关注点?”

  玛塔:“有时候运气这东西是难以捉摸,但真的客观存在。东方也有种说法,称之为气运。”

  “好了好了,我可爱的玛塔女士,在真实的实力面前,您的这种玄学理念没有太大的意义。”

  玛塔:“那你觉得你们的实力就可以压制他了?据说他曾一个人战胜了圣教教尊。而且根据可靠消息,前天已经成为血宗的克丽丝修女也被他轻松击败。”

  希丁克笑得似乎更开心了:“只要让我们找到他,就可以事实致命一击。教皇宫和圣教总部一样,拥有强大的防御阵法,你不至于幼稚到以为我们只能将他限制在这里而饿死他吧?”

  玛塔点了点头:“你们有这个准备就好,速战速决。”

  其实秦尧也担心这一点。假如对方没有单打独斗能胜过自己的,就不可能把自己关在这里不让走——强盗进屋了,你又打不过他,难道还会关起门来让他揍你?一样的道理。假如对方这么干,就意味着必然有杀招。

  就像希丁克说的那样,只是现在还没找到秦尧,所以还没发招。

  希丁克:“再等半小时,我会亲自送您出去。当然我更希望半个小时之内就找到秦尧,让美丽的玛塔女士亲眼看到他被抓获。”

  呵呵哒,当地遗族管理机构的负责人,和魔族以及神教叛徒一起抓捕秦尧,这是何等的讽刺。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