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李峰闻鬼哭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您的看书管家已上线,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领取

  一股熟悉的清爽味在她鼻头围绕,已经不用抬头了,也不想再掺和进他们之间,这种事,只会越缠越深,到最后不可自拔了才悔不当初。www.travelfj.com

  毫不留恋地离开他,想起景风的事,她才别脸看着它处,冷语“放了景风。撄”

  微风扫过她的脸,古祺圳并没有回答她,直接朝洛肴宁走了过去,沐罗骁眼底里立刻染上肃杀的恼意。

  “想不到堂堂祺王竟然也会滥用职权杀害无辜好人!真是令人耻笑!”

  四目相对,一个墨眸淡漠如清水,一个杏眼愠怒似烈火,沐罗骁没想到他真能做到这么绝情,老相好一回来,就什么都变了,遥想起他有过的温柔,此刻在她眼里,古祺圳完全成了虚情假意的小人。

  他露出罕见的哼笑“他是你什么人?你是以何种身份在跟本王要人?”

  沐罗骁的拳头渐渐握紧,他硬要逼她是么?!

  “自然是我夫君!还请祺王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感激不尽!”

  终于,她还是看见他隐藏失败的恼怒,醋意,心里却是再也无法开心起来偿。

  他轻启唇瓣“和他在一起,你真的开心?”

  “从未有过地开心!”

  是啊,昨天晚上她确实很开心。

  “花剑,放人。”

  半响,男人终究转身离去,她的掌心却因指甲嵌入肉里而染了红,鲜艳,刺眼。

  “沐小姐,走吧,我领你去。”

  沐罗骁呆在原地,花剑的声音把她拉了回来,抬眸,那一白一粉的身影已经逐渐变小。暗骂自己的不争气,沐罗骁,这都是你自找的,谁也不怨,怨只怨,你没有勇气去争。

  “走吧。”

  …………

  祺王旧爱回来一事在都城已经无人不晓,五年来解不开的迷题也有了答案,一时之间,多家小姐聚起来抱头痛哭,平头百姓不禁纷纷唏嘘,也感叹祺王的有情有义。

  高善妍已经十多天未出门,谋策失败,加上如此爆炸性的消息,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多天,她最恨的人已经不是沐罗骁,而是那个利用了自己整整五年的女人!

  “小姐,要不去跟皇后娘娘说说?”

  高善妍病态的脸上目光呆滞,显然是身心俱疲,只有一心窝的怨气,她本就是因为这张脸才能与祺圳相识,现在祺圳都不在乎这张脸,那她还有什么希望?沐罗骁她斗不过,洛肴宁她更加斗不过。pbtxt

  摇摇头无奈道“如今就算皇上下旨,也无力回天了。”

  落梅着急的紧,她可不想跟着高善妍去庵堂吃斋念佛一辈子!

  “小姐先别灰心,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落梅轻轻一句话,高善妍眼里里顿时闪了精光,目光切切地看着落梅,示意她说下去。

  “小姐你想啊,洛肴宁的出现已经让沐罗骁不攻自破了,这样一来小姐也少了个对手,更重要的是,那洛肴宁容颜已毁,就算王爷要娶她,为了皇家的颜面,皇上是断断不会恩准她当正妃的,只要皇后娘娘能帮小姐多说好话,这正妃的位置不是指日可待了么?再说了,王爷可是正常的男人,只要是男人,谁不爱美女?现在洛肴宁刚刚回来,王爷还能对她百般好,时间一久了,谁能忍受天天对着一张丑陋无比的脸?”

  落梅的话让高善妍幡然醒悟,是啊,她怎么能忘了皇后这个靠山?!想通后,丽容展出了笑。

  “落梅,立刻帮我梳洗,我们进宫去看看皇后娘娘。”

  …………

  老乡再次见面,沐罗骁心头的云雾才勉强散去一些,两人又唠了一阵嗑,谈未来,目前的计划是,两人合资开个古董店,沐罗骁本来想开个跆拳道馆的,想想这是旧社会,要被老爹知道,别说腿了,手都会被打断,为避免被流言淹死,要知道这几天偷着出来都是要女扮男装的。

  就在沐罗骁乐呵呵地创业这些天,临城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所有官家的嫡子纷纷在这几天办了亲事,有人娶亲自然有人嫁女,几天时间,官家女儿也嫁了个七七八八,那些剩下来的,自然而然成为了百姓的茶余谈资,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儿中就有沐罗骁,还是年龄最大的一个。

  百姓都在议论了,各夫人的嘴自然也是堵不住的,沐夫人不管出席什么筵席,都会被人有意无意地提醒该嫁女儿了。

  其实这件事情已经在朝堂上传开了,皇帝听闻此等喜事,也说这是吉兆,预示着古月国会繁华万万代!

  有意无意间,沐荣国绷紧的老脸就被皇帝捕捉个正着,脑子里突然想起瑜妃(二皇子的生母)的提议。

  “丞相的女儿可是还没有归宿?”

  沐荣国脸色不好,又不敢表现出来,本想这事没那么明显,这所谓的“吉兆”一出现,这女儿他想不嫁都不行了!毕竟女儿家青春有限,这样耗下去,哪里还能找到好人家?

  “禀皇上,是臣疏忽了。”

  看到沐荣国的态度终于肯软下来,皇帝呵呵笑道“既是如此,你可接受朕的赐婚?”

  皇帝话音刚落,没等沐荣国表态,周太傅立马抢先说道“皇上赐婚是莫大的荣耀,丞相不会抗旨吧?”

  一段话把沐荣国说的脸青一阵紫一阵,如今这个局势,他确实没有退路了。

  “臣不敢!”

  “好好好,既然如此,朕就将你女儿指给老二当侧妃,择日不如撞日,七日后就是个好日子,就定七日后完婚!”

  “儿臣恭谢父皇!”

  古御阳禁不住地激动,脸上的肉都有些颤抖,目光看向一言未发的古祺圳,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散朝了,大小官员都过来道贺,只有古御殇噙着淡笑经过。

  “皇兄,祝你好运。”

  …………

  晚上,丞相府。

  “我不嫁,我不嫁啊!!”

  谁能告诉她怎么回事?才刚刚从古董店回来就被指婚,对象还是古御阳那只孬种!

  不免一通撒气,气呼呼地回房里,想着对策。

  逃?抗旨,怕是会让整个丞相府都跟着赔罪!

  找人替嫁?古御阳认得她!

  从了?她的一生会被深宫无情地吞噬!

  头疼地要命,只能无力地趴在梳妆台上,三哥还在军营里,也不能问他,半响,还是决定再去一趟古董店。

  “这事儿难做。”景风边擦着古董边道。

  “废话!不然我来找你干嘛!”沐罗骁大大咧咧地坐在桌子上晃着腿儿,苦恼地要命。

  景风把花瓶放好,抹布一放,又走到帐台算起账来。

  “办法不是没有,就是看你愿不愿意试。”

  沐罗骁眼睛蓦地睁大,惊喜问道“是什么?!”

  “和我结婚。”

  刹那间,沐罗骁一张脸拉了下来,还抽搐一下“这算什么好办法?要是皇帝一不高兴,把我爹给砍了怎么办?”

  景风思虑一阵,突然凝重道“还有两个个办法,一,让二皇子自动放弃你,不过,显然这个几率很渺小,二,在新婚之夜前,把二皇子干掉!”

  “你的意思是说,刺杀他?这也太过了吧,就逃个婚,没必要弄死人家吧?”

  景风一脸无语“那你有什么好法子,嗯?姑奶奶,照我说啊,你就顺应天命吧,说不定还能捡个皇后当当。”

  “得了吧,我可不想还没上位就被那些女人踩死,没看过【宫心计】啊,我可不干那费脑的事儿。”

  景风把一切都弄好后,又把门关上,转身又说“最后一个办法,你不试,那我可真没法了。”

  “说来听听。”

  景风清清嗓子,神色有些不自然,还支吾了一下,哎了一声还是说道“求助你的老相好,祺王。”

  说完这句话,他已经做好防御准备,时时刻刻准备挡住飞来的不明物体,要知道女人发飙起来是六亲不认,更何况他提了最不该在女人面前提起的人。

  没想到沐罗骁并没有发飙,而是陷入了沉思。

  景风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宁子没事吧?想什么呢?”

  好不容易唤回她的魂儿,没想到她突然来了一句“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你前几天不是还说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沐罗骁抬手打掉他的手,理所当然一挥手“谁说要见他了?!”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