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3章 张泉的危机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韦远方想了半天,最后指着张鹏飞哈哈大笑起来。www.travelfj.com“你小子是来请‘尚方宝剑’的啊!刚才不是还说请罪吗?现在就要政法委介入此事了?这是你们自己的事,干嘛不由西北派工作组过去?”

  “我不敢……”张鹏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样的话……不就说回来了吗?张泉记可是领导,我……”

  “你啊!”韦远方气得笑了,这小子厚脸皮的功夫到是有所长进。听到他说张泉是领导时,韦远方感觉很可笑,有这么背后阴领导的么?

  张鹏飞一脸认真,说道:“首长,我这全是从大局出方,没有半点私心!”

  “行了,我不管你有没有私心,难道真要由我这边派人去?”

  张鹏飞马上笑道:“这样才能出首长们对此事的重视,对安族人的保护!”

  韦远方深思了片刻,无奈地说:“那按你的意思,就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我可不敢说,首长智慧过人,肯定有更好的办法!”

  “确实,”韦远方认真地点点头,“我觉得撤了你的职就是更好的办法,也能让安族人到我们治理好西北的决心,怎么样……愿不愿意离开这个位子?”

  “我不愿意!”张鹏飞迎着韦远方的目光,“首长,西北总体发展形式是好的,我还有很多的想法没有完成,我……”s11();

  “好了……”韦远方欣慰地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张鹏飞,我真担心你选择退出,你没有让我失望!”

  张鹏飞陪着笑,他当然明白首长试探的用意,赶紧说道:“既然您还相信我,那我刚才提出的办法……”

  “你不忍驳张泉同志的面子,把这个工作交给了我?安的什么心?”

  “首长,一切以工作为重!”张鹏飞说得趾高气扬。

  “好吧,抛开你小子的坏心眼不提,要不是张泉本身有问题也不会着了你的道……”韦远方叹息一声:“那就由政法委派出调查组,你让出带头比较合适?”

  张鹏飞假装思索了一会儿,最后犹豫道:“您既然是政法口上的事,为了体现首长们的重视程度,是否应该派一位重量级常委?”

  “哼,政法口上的事……那应该派谁呢?”韦远方继续装傻,非逼得张鹏飞主动提起。

  张鹏飞无奈,只好说:“我就让解,由他带队,从公安部挑一位副部长,您呢?”

  “挑哪位副部长呢?”

  “这个……这个就让解。”

  “张鹏飞,你好大的胆子,现在开始安排起常委的工作来了?”

  “我……我不敢,我是说……”

  “哼!”韦远方不再理张鹏飞,拿起桌上的电话说:“老金,过来一下。”

  很快金主任再次走了进来,他特意观察了一下首长和张鹏飞的脸色,知道事情应该谈妥了。

  “首长,什么事?”

  “老金,你联系一下解记,

  他最近有没有时间,西海的事……我就让他辛苦一下吧,让他带工作组过去尽快把事情查清楚。”

  “行,我马上联系解记。”

  “还有,你就告诉解记,这是张大记的主意!”韦远方指着张鹏飞说道。

  “呵呵……张记好手段!”金主任佩服地说道。

  张鹏飞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连摆手道:“这是首长的意思。”

  “行了吧,你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了!”韦远方挥挥手:“走吧,我可不想再见你了!”

  张鹏飞的目的已经达到,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了,摆出一幅受教的面孔,弯腰行礼道:“首长刚才批评得很对,我一定改正错误,多谢您的指导!”

  韦远方翻了翻白眼,被张鹏飞搞得无话可说了。

  张鹏飞笑着和金主任走出韦远方的办公室,金主任停下脚步说:“张记,事情发生时,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知我者还属金主任啊!”张鹏飞拱了拱手。

  “知你的是首长,”金主任笑着拍了拍张鹏飞的肩膀:“不过这招自毁长城的险棋,还希望张记以后慎用,必竟首长精力有限,有些事还是希望你们能够自己处理好。”s11();

  张鹏飞明白金主任这是在警告自己以后这样的阴招少用,虽然首长器重自己,但如果自己总想利用首长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这也是今天韦远方敲打他的用意,这种政治手段虽然高明,但是从工作本身出发是不妥的。张鹏飞如今想到这种办法,也是他政治上成熟的体现。但是对于张鹏飞这样性格的干部来说,韦远方更重他身上的个性,不希望他被政治上大染缸染上别的什么颜色……

  “多谢金主任提醒,鹏飞定当铭记在心!”张鹏飞一阵感动。

  “呵呵,张记是聪明人!”金主任伸出手来。

  “金主任,再见。”张鹏飞双手握住这位智囊,随着接触的增多,他对这位金主任的印象非常好。

  张鹏飞乘车离开红墙大内,夜色已经深了,望着明月星空,他突然有一种落寞的感觉,似乎不知道何去何从。

  “领导,去哪儿?”彭翔回过头问道。

  “嗯……”

  “您好久没小鹏了吧?”彭翔提醒道。

  “好,那就去吧。”张鹏飞微微一笑,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宝贝,我半个小时以后到,记着给我开门。

  “不要来了,我不给你开门!”

  “你不给我开门我就跪在你家门前。”

  “无赖!”

  张鹏飞握着手机哑然失笑,他就知道她舍不得。

  ……………

  张泉回到西海时已经深夜了,长时间的空中飞行使他的脸色上去很不好。其实并不全因为旅途的劳累,主要还是心病。张泉在飞机上一直在思索着前前后后发生的事,他才想明白自己被张鹏飞阴了。张泉现在才有些后悔,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张鹏飞不会善罢甘休。可是谁让自己这位对手太年轻了呢,张

  鹏飞的年龄是很好的伪装品,往往令人忽略他真正的政治能力。

  想明白这是一个阴谋后,作为一位政治老手,他就要猜测对手的下一步棋,只要知己知彼才有可能翻盘。然而他想了很多种张鹏飞的做法,只得出一个结论,他似乎很难翻盘。这就像一盘死局,是他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张鹏飞已经跳出了这盘棋之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个打击对一向自傲的张泉不可谓不重,被年轻自己的对手搞到这个地步,他的心里很窝囊。这次的打击也让他正视了张鹏飞的能力,来这位刘系的第三代领军人物很厉害,难怪被那么多人欣赏了。更令张泉痛苦的是他猜不透接下来张鹏飞会如何进行,好像自己成为了砧板上的肉,张鹏飞还没有想好是横着刀还是顺着切……

  这一路张泉想了很多,他已经想好了对策,明天一早就发表通文公告,向西北省委和安族人民道歉,并且立即把真实原因查清楚,毫不隐瞒地向韦远方汇报。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能争取主动端正态度了。同时,他也知道这件事必须尽快找到替罪的羔羊,只要处理了某些人,才能转移公众的视线,最重要的目的还是让安族人解恨……

  虽然这件事还不足矣捍卫张泉的地位,但这招棋输得有些难。既然输了,那就要大大方方承认,或许这就是最好的应对策略了。有时候承认失败也是一种勇气,俗语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张泉一天坐在这个位子上,就会永远对张鹏飞构成威胁。

  下飞机后,张泉并没有奔向省委,省委常委们都在迎宾馆等着他开会。虽然李进城汇报的含蓄,但是张泉能想明白省委门前的模样,那些人还没有退。如果张泉这个时候出现,无疑火上浇油,更会激努安族工人的情绪。好在伤者终于送去了医院,没有人员死亡,这是唯一让他心安的地方。

  张泉没有让司机到省委门前一下,既然省里的主要领导都离开了省委,那么表明这里已经“失守”,再没有去的必要了。午夜时分,张泉来到了迎宾馆,西海省的常委们都在,大家都忙碌了大半天,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血丝,特别是省长和政法委记李进城,他们的样子更加狼狈。

  “张记!”

  “张记!”

  常委们像到救星一般同张泉打招呼。

  “嗯……”张泉点点头,又冲大家挥挥手,“坐吧,危急关头,客套话就免了,先介绍一下最新情况。”s11();

  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省长清了清嗓子,语气沉重地说道:“张记,在介绍情况之前,有件事我要先汇报一下……”

  “什么事?”

  “就在不久之前,我接到了金主任的电话。”

  “金主任?”张泉皱紧了眉头,声音有些颤抖:“他……他说了什么?”

  “他说针对今天的事件,上头开会决定派工作组过来主持工作,由政法委解记带队,明天一早就到。”

  “一早就到?”张泉的眼前有些发黑。

  “没错,工作组的专机凌晨出发……”省长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我明白了……”张泉紧捏了拳头,他明白了张鹏飞的下一步计划!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