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他们,因我而死。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它咧开大嘴有獠牙伸出,身体两侧突兀的长出两条手臂,变成了四臂的蓝色小怪物模样,平时藏在手掌肉垫里的利爪也铮的一声弹了出来。

    史迪奇抬起头对着前方一颗四人合抱粗细的树,喉咙中发出阵阵威胁的低吼声。

    这片绿化林种的树种类不少,史迪奇前面的树是一株乔木类的黑松树,四人合抱已经算得上粗壮了。

    “现实构造:盾”

    秦明在第一时间构造出漆黑大盾持在手中,而林羽儿则是双拳紧握,身体站的笔直,随后她侧身微曲,身影一闪便到了黑松树前面。

    她纵身起跳,修长的右腿如同凌厉的鞭影,朝着前面的黑松树,重重的劈下。

    “轰”

    木屑纷飞,林羽儿一腿将四人合抱的树干踢的断裂粉碎,黑松树树上方没了支撑,向左倾斜要砸落在地上。

    而随着黑松树缓缓倒下,有一道血色的影子从树冠处落了下来,在幽暗的林子里,这抹血色有些刺眼。

    秦明还没有看清是什么降临者,林羽儿就已经逼近了它,她速度极快,比尾火虎不用遁光时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崩拳,碎骨!”

    血色身影刚刚落地,也还没有反应过来。

    林羽儿一步踏出,右手一记直拳打到血影胸口,随后左手化掌如同闪电,拍到了血影脑袋上,再右腿凌厉侧踢,将血影拦腰远远的踢飞出去。

    血影撞到一株红楠树上,发出嘭的一声,随后扭曲的不成样的身体缓缓滑落下来。

    “……真是干脆利落,手法暴力纯熟,目前看来是惹不起,惹不起。”

    反应过来的秦明看得眼角抽搐,他仔细看去,那血影像是一只和常人一般高的红毛猴子,面容凶煞状似恶鬼,身上气息暴戾血腥强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降临者。

    但是现在却胸口塌陷,脑袋被打的快凹进脖子里,而身体从腰部成不正常的扭曲形状,气若游丝的躺在地上,还没有死。

    然后林羽儿走上前去,万年不变的冷冰冰面庞上,兴奋的快意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对着红毛猴子已经塌陷的胸膛又是重重一脚,有血肉爆裂四溅。

    她这一脚蕴含的爆炸劲道,留下了一个篮球大小前后通明的血洞,红毛猴子降临者这才彻底没了生息。

    秦明看到红毛猴子的惨样,有些同情,这林羽儿有些太过生猛,好像还有着某种特殊的嗜好,遇到她算它倒霉。

    “嗯……这是什么降临者,刚才就看你动手了,没开探查之眼,现在死了也没法探查。”

    林羽儿兴奋的表情又变成了平静冷漠,她对秦明的异样眼光视而不见。

    “一只血腥小恶魔,是跟你一样的蚁阶。”

    见没有凝聚物出现,林羽儿走到秦明跟目瞪口呆的史迪奇前面开始继续带路。

    “跟我一样的蚁阶吗?在你手下还真是有点不堪一击。”

    秦明知道林羽儿的这番话,也有震慑敲打他的意思,不过他并不在意,他又不是普通的蚁阶。

    秦明逗弄着肩膀上的史迪奇,跟林羽儿一路无话,又走了三十分钟左右。

    他们周围的各类乔木植株变得更加密集起来,还夹杂着一些半人高低的灌木丛这片绿化林,他们已经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这里是种植的乔木最密集的地方,也最不好走。

    “现实构造:合刃构造。”

    秦明构造出两把合刃,这里的藤蔓,杂草,灌木实在太过密集,有些地方已经被彻底阻拦住,只能劈开一条路。

    “林羽儿,接着,用刀更快一些。”

    他递给林羽儿一把合刃,林羽儿没有兵刃,遇到挡路的植物只能用手扯,比较费力不讨好。

    林羽儿没有说话,直接接过合刃,秦明则快步上前,到林羽儿附近,跟她一起清理拦路的植物。

    “有些无聊,上次你不是问我,想不想知道你脸上伤痕的来历,现在想知道了,讲讲吧。”

    林羽儿手起刀落,刚刚劈开了身前由藤蔓交织成的网,听到秦明的话后,她顿了顿后说道。

    “来历很简单,没什么精彩的故事。”

    “那年,我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女孩,有幸福的家庭,慈祥的父母,以及一个很可爱的弟弟。”

    “那天是周日中午,天气很好,现在我还记得是个清朗干净的白天,我们一家人,还有我的一个玩伴聚在一起,父母在闲聊,我跟玩伴和弟弟在因为看电视打闹。”

    “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天,但是有个降临者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了,是一只骨狼,呵呵,现在看来那么弱的降临者,却轻易的杀了我全家。”

    “但其实,是我害死了我父母跟弟弟,父母虽然也很害怕,但是依然手持桌椅阻拦着骨狼,让我跟弟弟先跑。”

    “当时房门在骨狼身后,父母让我们往他们房间里跑,我比弟弟跑的快,比玩伴跑的快,先跑了进去。”

    “我太怕了,刚刚跑进去就反锁了房门,蹲在地上捂住耳朵,其实我还是听到了外面的弟弟敲门,和父母喊出的让我开门的声音。”

    “但是我没开门,让他们都死在了骨狼爪下,他们死前肯定很恐惧很绝望吧,唯一的生路被自己亲爱的女儿亲手葬送。”

    “骨狼先是杀光了我的家人,然后它也并不想放过我,有爪子在房门上掏出来一个洞,伸了进来乱抓乱挠,我就在门后面,被它划伤了脸。”

    “然后它的头从洞口往里面钻,想要钻进来,但是我很幸运,它被卡住了,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屋子里找到了爸爸的修理工具盒,从里面拿出一个锤子。”

    “不知道机械性的挥动了多少锤,那个狼头已经被我砸的稀巴烂。”

    “再之后,有国家的人来了,带走了我,然后清理了现场,在新闻上伪造成入室抢劫。”

    “本来我是要被送去一些特殊机构,但是我们要护送的人的父亲,林弈上校,他看我可怜,就收养了我,然后亲自训练我,教导我。”

    “我这次去冒险救他儿子林迟,就是为了还他的恩情。”

    林羽儿的表情,在说到她间接杀了自己家人时,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