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算计着什么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卓然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侧,清透的眼神依然看着远处,轻轻的问道,“是不是很美?”

  “嗯。”她很认真的点头,“从没想过,原来江城的天空会这么的美。”

  “这天一直没变过,被改变的,其实是你的心情。”卓然清越开口,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所以心情对一个人来说,至关重要,其实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心里上的问题,你不用把事情想得很复杂,就像你现在一样,看一看着美丽的天,其实也是对自己心里的一些疏导,人压力太大的时候,是需要适当的解压倾诉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做你的树洞。”

  之后的聊天,似乎变得很自然。

  河西决聪明的避开了,依旧抱着手机,开心的聊着天,脸上不时露出开心的笑容。

  结束的时候,苏慕烟过去,她还沉醉在聊天里不能自拔,苏慕烟叫了好几声都没听到,走过去轻轻的拍她,她才反应过来,有些惊慌的捂住手机。

  “好,好了?”

  “嗯,时间也差不多了,隐隐这会午睡好了,咱们回去吧。”苏慕烟轻柔的开口,眉目之间都多了几分柔顺。

  河西决早就知道卓然是个能力不菲的人,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厉害,短短半天的时间,就能将苏慕烟这么冰冷性子的人也收服。

  “聊得还开心吗?”河西决收起手机,关心的问道。

  苏慕烟点点头,顿了顿,才低声问道,“姐,是不是他让你这么做的?”

  虽然河西爵叮嘱过自己,不要告诉苏慕烟,可她也知道这事是瞒不了的,索性就承认了,“嗯,是他安排的,慕烟啊,你可不要误会,我弟弟呢,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你,你放心,卓然是个很好的心理医生,不管你说了什么,他都不会说出去的。”

  河西决的语气说得很肯定,末了,似乎怕她不相信,还举例道,“要是能从他这里撬出点什么来,我早就知道秦翩然心里在想什么了,也不至于耗了这么多年还没个结果吧。”

  “姐,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想。”

  “好的好的,走吧,我去跟卓然说一声。”河西决轻快的过去,跟卓然道别。

  苏慕烟取了外套和包包,在屏风外等着。

  屏风内,河西决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开口询问卓然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告诉我,他那次跟你聊了什么?”

  卓然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回答她了,“西决,这是我的工作,我真不能告诉你。”

  河西决忍不住翻白眼,“我真想请FBI来撬开你的嘴看看。”

  “那你请吧。”

  “算了算了,我都问了这么多年了还没个结果,也不差这一次了,那你告诉我,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卓然不禁有些失笑起来,“西决,这件事情,你去问他不就好了?我不能代表他的。”

  “他那嘴巴,比死鸭子还硬,我可问不出什么来。”

  “嗯,你都问不出,我怎么问得出?”

  “又是敷衍的话,算了当我没问吧,我先走了,改天我请你喝酒啊。”

  “我只喝茶。”

  “酒才是好东西。”

  两人俨然是一对老友般,调侃了几句后离开了。

  出了房间,外面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那种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苏慕烟微微颦起了眉头。

  从廊道外走来两人,苏慕烟收回视线,跟河西决一起离开。

  两人离开廊道,出门的时候,苏慕烟听见了身后的铃铛声,看来那两人也是来找卓然的吧。

  ***

  “君少,刚刚那个长发的女人,看着很眼熟。”开口的,是君彻的助理。

  君彻来这间会所,是来找卓然的。

  卓然一直都是他的心理医生,这些年来,他只要有空,就会来找卓然,所以往江城来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且每一次,都得瞒着李心念过来,次数多了,她也就有了疑心了。

  连助理都在说,他已经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骗太太了。

  因为廊道的光线有些黑暗,君彻并没有分辨出那就是君彻的太太,到是助理看着眼熟,所以就留意了一下。

  “我想起来了,我在WILD看到过她的资料。”

  助理的声音因为激动有些大,君彻蹙了蹙眉说道,“回去再说。”

  “是……”助理赶紧压低了声音,不再说话。

  卓然早知道君彻会来,所以在苏慕烟离开之后,更换好了茶水,铃铛一响,便确认他们进去。

  因为已经是很熟的医患关系了,两人也都没客套。

  君彻照例坐在了平日里坐着的蓝色沙发上,喝了卓然新泡的茶水。

  “这是今天刚到的新茶,我还记得你去年说,喜欢这毛尖,所以我托一个朋友帮我准备的,希望和你胃口。”卓然的声音带着那股子让人舒服的清透感。

  君彻喝了一口,放下茶杯,舒适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道,“还是来你这里,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卓然轻轻的笑了笑,“最近这段时间可好?睡眠呢?还好吗?”

  “无所谓好与不好,就如同我刚才说的那样,离开了你这里,就觉得自己是身处在修罗地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那你要多来我这里坐坐。”卓然半开玩笑的说道。

  君彻伸手揉了揉眉心,“我到是想。”

  “我上周把你进来的一切数据做了一个比对,你的情况还是好转了不少的,还是那句话,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

  君彻点点头,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一直有按照你的叮嘱去做,但效果还是很小。”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心结。”卓然安抚道,“看看这个。”

  他递过去一份资料,君彻拿过,翻阅起来,越看,眉头便蹙得越紧,脸色也就越沉。

  “这个地方,我不止一次听说了,特别是今天又听到一个,所以让人查了这里,不过所得到的资料是少之又少,我相信君少也一定在查这个地方,我们把得到的资料综合一下,说不定能找到更多信息。”

  君彻脸色微深的点点头,“我会让助理将得到的所有资料都发给你的。”

  “好。”

  君彻心里却是有些动摇的,大抵是想到了卓然刚才的话,再联想到助理说的那个女人。

  河西爵的太太?

  跟WILD有关系?

  他觉得似乎不太可能……

  但,助理应该不会说假话才对。

  想到这里,君彻的心思越发的沉重起来。

  离开了会所,河西决本来说要去购物的,苏慕烟却半途接到了李洁玉的电话,不得不回去一趟。

  河西决知道苏慕烟的身世,自然也知道她的另一个家,虽然心里不太想让苏慕烟跟过去的家有太多的接触,但也很明白苏慕烟这性子,看似冷淡,实则重情重义,不然也不会这么久了,还对那个家放不下。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河西决对她分外的喜欢。

  人嘛,重情重义才好。

  河西决多了个心眼,直接送她到了李洁玉家,在她下车的时候还叮嘱她,“如果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去附近逛逛,回家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我来接你。”

  “姐,你先回去吧,我一会自己坐车回去。”

  “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是我带你出来的,当然要带你回去啊,我要是不把你带回去,估计我就会被赶出家门了。”

  说到最后,河西决自己都笑了起来。

  苏慕烟假装没听明白她的话,挥挥手进巷子了。

  似乎知道她要来,慕言就在门口等着,见到她来了,脸色有些不太好的过来说道,“苏云溪来了。”

  一听到这个名字,苏慕烟的心也有些沉闷起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妈特意打电话给我,电话里也没说清楚。”

  “不知道,不过她做了一桌子菜,说是要一家人聚一聚。”慕言有些嗤之以鼻,“我看是苏云溪的意思,还是她买的菜,你去了也会不自在,不如回去吧,就说来不了。”

  “那有什么不自在,我都答应妈了,先进去吧。”苏慕烟扯了扯他的衣服,让他别使性子。

  慕言叹了口气,对他是无可奈何,“你总是这样,能忍就忍,为什么要忍啊?你不欠谁的,为什么要忍?”

  “我没有忍。”

  “那也是迁就。”

  “行了,别想太多,就是吃一顿饭而已,又不会把我给吃了,再说了,苏云溪对付不了我的。”苏慕烟说完,便直接往家门走去。

  慕言叹了口气,也只能跟着过去。

  家里果然是比较热闹,连平日里没什么好脸色的慕文章,这会都笑眯眯的在跟苏云溪聊天。

  那亲昵的态度,可是在苏慕烟面前从没有过的。

  见到苏慕烟跟慕言走了进来,苏云溪笑得更加无害了,甜甜的叫道,“呀,姐姐来啦?那可以开饭了,我们都在等着你呢,妈,姐姐回来啦,可以上菜了,我来帮你吧。”

  李洁玉从小厨房里探出头来看了看,心情十分的好,声音也很是轻快,“慕烟啊,我都做好菜就等你了,赶紧洗洗手吃饭吧,云溪你就不用帮忙了,厨房里又脏又乱的,我自己来就好,你去餐桌坐着等着就好了,我这边马上就好了。”

  “好的妈妈。”苏云溪叫的很亲昵。

  李洁玉听了,自然是开心,笑得合不拢嘴,“慕烟,你也去等着,慕言你过来帮我端菜好了。”

  慕言有些不悦的走了进去,嘀咕着说道,“妈,你明知道他们的关系尴尬,还让他们聚在一起做什么?”

  “哪有什么尴尬不尴尬的,总归是一家人,吃个饭怎么了?”李洁玉瞪了他一眼,不同意他的说法。

  慕言冷哼一声,“我看,根本就是那个苏云溪的意思,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肯定是在算计着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