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一人来见我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龙夜爵没有掩饰的点头,“为了防止我这经常走失的老婆有走失,我不得不出此下策啊。”

  唐绵绵一听这形容就囧了,“什么叫经常走失啊?”

  “难道不是吗?”他反过来问她。

  唐绵绵没了底气去回答,就当这一个问题过去了,不再追问了。

  因为她明白,这是龙夜爵对自己的爱。

  她愿意这样随身携带。

  这世界上只有爱,不是包袱,能让人甘心承受的。

  ***

  南涧总算抵达了对方给的地址,他一下车就立马回电话过去。

  可对方并没接起,好像是故意为难他一样。

  没办法,他只得选择发短信,“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

  “速度到挺快的,看来这个女人对你很重要嘛?”对方的语气里多了几分嘲讽的意思。

  南涧没时间去计较这个,只是一味的追问,“芮芮呢?芮芮在哪里?”

  对方直接不回答他的问题了。

  这可让南涧更加着急了,连续发了好几个短信,“告诉我,她到底在哪里?有没有受影响,你有没有为难她?”

  可对方却好像消失了一点,一个石头扔进去,一点浪花都没溅起。

  南涧心里愈发惶恐了,这种惶恐只在当年他失去芮芮时有过。

  每当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

  但不管怎样,他也希望芮芮能平平安安。

  南涧没了往日的耐心,再次打了这个电话。

  对方不接,他继续打,继续不接,就继续打……

  如此反复,当在他第九十次拨出去的时候,对方终于有反应了,接起了他的电话。

  “芮芮在哪里!”他一开口,就是冷冽的询问。

  对方却轻笑出声,十分讥诮,“为了那个女人,你宁愿只身一人前来见我吗?”

  “当然可以!”南涧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哪怕此刻是要他的性命来交换,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对方在听到他的答复之后,声音笑得更加尖锐了,“知道我为什么要拒接你九十次电话吗?”

  南涧咬着牙回答,“不知道。”

  对方嘲讽的笑了起来,“看来你都忘记了,当初,我也是这样,惶恐不安的等着你的电话,我打了九十次,你都没接,而我呢?居然在九十次的时候,接起了,还真是没出息啊。”

  听到她的解释之后,南涧的眼眸顿时瞪大起来,“是你!”

  “对,是我,哈哈哈哈,很意外吧?”阴冷的笑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无比的可怖。

  南涧咬着牙问道,“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

  “没办法,上帝眷顾我,你也别忘了,当初年应芮都要葬生火海了,是你冒着巨大的火焰冲了进去救下了她,她能活着,九死一生,那我活着又有什么不可以?”

  南涧眼眸里已经覆盖上了冰川般的寒冷,连说话的语气,都让人觉得如沐寒风,“你活着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要求你放了芮芮!”

  “那看你用什么东西来跟我交换了。”

  南涧想都没想就答道,“一切我拥有能给予的东西,我都给你。”

  对方听了之后,只是哈哈的大笑起来,“可是我不稀罕钱怎么办?”

  “谭恩,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南涧的耐心也用尽了。

  他太想救出年应芮了,所以有些着急了。

  被称之为谭恩的女人,听到他的警告,只当是听笑话一样一笑而过,“我们有多少年没见面了?快三十年了吧?我想见见你呢,让你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没兴趣!”南涧断然拒绝。

  谭恩笑得前合后仰,“事关那个女人,你若是没兴趣,那我就送她去见阎王好了。”

  “不要!”

  南涧再没了立场,只能放低身段,请求这个疯狂的女人。

  当年也是他,疯狂得叫人害怕。

  但他是南涧,并且不是当初的南涧了,他不在乎生死,所以就更不畏惧谭恩的威胁了,“我只是来接芮芮的,你放了她,我不跟你计较。”

  “那算了,这个交易没什么好谈的了,你打道回府吧,我想着应该怎么折磨她会比较好,那女人真是逆生长呢,让我好生嫉妒,只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却布满疤痕,南涧,你跟她睡一起,不会觉得恶心吗?”谭恩笑得无比恶毒,说的也无比的恶心。

  南涧强忍着怒气质问道,“你让我来,只是说这些话吗?”

  “当然不是!我肯定是要见你的,但是现在,你先将你的人全部都撤走!”谭恩强势的说道。

  南涧看了看四周,深知谭恩就在某个角落看着自己,如果不照做,对芮芮是很不利的。

  他没有丝毫犹豫,就对萧政吩咐道,“你开着车子离开。”

  “五公里!五公里的范围!”谭恩在电话里叫嚷道。

  南涧蹙眉重复,“五公里的范围,不许靠近!”

  萧政顿时就急了,“先生,他们可以走,但我不能,我必须跟在你的身边!”

  “萧政,你必须听我的,赶紧离开,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先生……”萧政还试图跟他争论。

  但南涧已经决定,并疾言厉色的说道,“赶紧走!这件事事关芮芮,我必须得这么做,你知道她对我而言,有多重要!”

  萧政有苦不能言,正是因为他知道芮芮对他有多重要,他才会这样不放心啊?

  万一这个叫谭恩的女人,用年应芮来威胁先生的话,他是不会有任何反抗的。

  但南涧心意已决,萧政无力改变,只得听从他的安排,开车离开。

  “等我确定你的人离开五公里之后,我再给你电话。”谭恩得意的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南涧就站在那里,安静的等着,心里想的都是年应芮。

  她有没有吃苦?

  会不会害怕?

  谭恩有没有为难她?

  肯定有的吧,这个女人心思恶毒,当年他并非没有领教过。

  只是南涧不知道,这女人居然福大命大,还活着!

  明明都消失了三十年了,又什么还要出现呢?

  也更加断定,她此次出现的目的绝对不单纯,连带沈良辰被人救走,肯定也是她所谓。

  这女人心思玲珑,擅长算计,做这些事情,肯定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南涧心里更加紧张起来了。

  十分钟后,谭恩的电话才再次打了过来,想必是已经确定萧政等人离开在五公里之外了吧?

  “你往前走八百米,到了那里,我再告诉你怎么走。”

  谭恩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谨慎,并没直接告诉他地点。

  南涧只得照做,一方面还在电话里跟谭恩拖延时间。

  只有这样,他才能给芮芮争取时间。

  “沈良辰是你救走的吧?”南涧一边走一边问道。

  谭恩没有隐瞒的承认,“是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救她?跟你无缘无故的一个人而已。”南涧疑惑的追问道。

  “用你聪明的脑袋,好好想一想,我为什么要救她!”谭恩并没直接回答,而是故意卖弄关子。

  南涧脚下的步伐微微顿了顿,眼神顿时变得狠戾起来,“是你对吗?她是你女儿对吗?!”

  “看来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一夜,哈哈哈哈,是不是很难以忘怀呢?”谭恩笑得无比阴森。

  南涧想弄死这个女人的心都有了。

  她永远都是这么恶毒,这么阴险。

  早该想到的,他早该想到的!

  如果早想到了,也不至于把自己弄得这么被动,也不至于让芮芮陷入危险之中!

  可是再多的自责,也不能挽救什么,他必须收起这种情绪。

  因为他很了解谭恩,他越是这样,谭恩就会越得意,指不定还活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现在呢?往哪里走?”他沉声问道。

  谭恩类似柔情款款的回答道,“你是不是很想见我呢?”

  “是,我很想见到你,特别想见到你!”他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完这句话的。

  谭恩果然得意起来,“往左边走,看到红色灯牌再右拐。”

  这里是一个地形很复杂的街道,南涧只得按照她吩咐的去走。

  正如他所料,这女人心思复杂,选的地方,也是十分隐秘,不好寻找的。

  左拐右拐了好几次,总算到了她所指定的地方。

  一动陈旧的老屋外,他听到谭恩让他推开门。

  南涧看着这破旧的木门,心思复杂,切断了电话之后,他进去的时候,随手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钢笔丢在了门外。

  房子内部比较阴暗,且荒芜了许久的样子。

  里面只有微弱的灯光透过门帘,若隐若现,他开口叫了一声,“芮芮?”

  “哈哈哈哈哈哈,南涧,你若是再叫错,我让你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明明是笑着说话的,可停在旁人的耳朵里,却是那般的阴狠。

  南涧抿了抿唇角,迈着从容的步伐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乱,但中间的位置还算干净。

  此时谭恩就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冷笑着看着他。

  而她的身旁,正是沈良辰。

  沈良辰在看到他的时候,明显慌乱了一下,往后退缩了几步。

  谭恩一个冷然的眼神扫了过去,“躲什么躲?没出息的东西!”

  沈良辰被骂得很委屈,但却停下了往后退的步伐,站在那里,尽管不安,但还是努力保持着镇定。

  “芮芮呢?”南涧开门见山的问道。

  谭恩眼里开始涌现恨意,“南涧,我就在你面前,我们二十多年没见面了,你一见到我,就要问那个女人吗?!”

  “不然呢?问你?你是谁?”南涧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情!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