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这个女人得有多大魅力

  沈莫伯一下子就火了,他一拳挥在了傅云霄的脸上。
  傅云霄反手回击,回敬了沈莫伯一拳。
  谁都知道这是徐瑟家的酒吧,向来都没什么人赶来闹事。
  更不要说打架了!
  现在这俩人打架,偏偏是大家还清楚地知道这俩人的身份,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不敢向前拦,可是不拦就任由着这俩男人在这打架也不行啊。
  终于有个人按捺不住在旁边说了一句,“赶紧的,赶紧给徐少打电话吧!这……这两位爷谁出了事咱们都担待不起啊!”
  这才有人慌慌张张的跑到一旁去拿起了手机去给徐瑟打电话!
  ……
  徐瑟本来自己在酒吧里玩的挺爽的,但是傅云霄和沈莫伯都各怀心事的来了之后,他就不想再在酒吧里带着故意的给他们俩收拾残局了,于是就躲了出来。
  可是,徐瑟躲出来之后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绕了三圈,看了看朋友圈,最终还是开车去了机场。
  王小童刚下飞机,看到徐瑟出现在自己面前给自己接机的时候,简直都惊呆了!
  王小童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看向沈莫伯,确定真的是沈莫伯的时候,立刻拖着行李箱就换了一个方向走。
  沈莫伯简直觉得自己的尊严受辱,他直接就拦住了王小童的去路。
  说话一副吊儿郎当的劲儿,“怎么啦,见到小爷不高兴?”
  王小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出门没看黄历,准备换一条路走不行?”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徐瑟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他看了一眼是酒吧里的电话本来接电话也是接的漫不经心的,结果,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却说的十分慌张,“傅总和沈少打起来了!您快回来吧,我……我们也不敢拦啊。”
  “拦,拦!”
  “赶紧他们给我拦,让他们砸了我的店没事,可别互相殴了!”
  徐瑟都顾不上震惊了,直接下解决方案的命令,然后挂了电话,扛起王小童的行李就朝着自己车的方向走。
  王小童满脸的震惊,行李在徐瑟手里,只能追着徐瑟跑。
  “哎哎哎,你放下我的行李啊,你这是干嘛啊?”
  “上车!”
  徐瑟都不给王小童解释,等他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自己车的前面,让王小童上车。
  王小童被此时徐瑟身上散发的冷寒气质吓懵了,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做。
  等到上了车之后,徐瑟开车开的简直飞快,王小童紧紧地抓着把手都觉得自己随时能从座位上飞出去一样。
  一直停在酒吧门口的时候,徐瑟才让王小童赶紧往里走,顺便给她解释了一句,“傅云霄和沈莫伯打架了,你去负责救治包扎一下。”
  “……”
  王小童此时连翻白眼都不想翻徐瑟了,只是笑声嘟囔了一句,“可是我只是个儿童医生啊。”
  可是,她进了门的时候,也顾不得自己是个儿童医生了。
  成年人还有打架的?
  而且还是一向自持的傅云霄,以及平时看起来也异常稳重的沈莫伯?!
  从伤势上来看,傅云霄绝对比沈莫伯要身手好一点,因为傅云霄只是被打了一拳之外,其余看起来没怎么受伤。
  此时酒吧里的工作人员见到徐瑟和王小童来了之后,赶紧过来给徐瑟讲了一下来龙去脉,以防徐瑟误会是他们犯了什么错。
  ……
  美国。
  白苏赶到医院的时候,透过玻璃发现自己的妈妈果然是醒了,生命体征仪上的数据看起来都正常了。
  但是医生告诉白苏还不能进去探视,病人昏迷了这么多年,此时虽然醒了,但是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的醒过来,如果见到白苏可能因为激动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尽管不能探视,但是白苏已经觉得这是奇迹,她已经想要感谢上天了。
  她连忙的跟医生表示谢谢。
  就是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的。
  她看了一眼是王小童,赶紧便接了电话,还没有来得及和王小童分享这个好消息,结果王小童就一副八卦十足的口气和白苏说了一句,“今天你猜我去给谁包扎伤口了?”
  “谁?”
  “傅云霄和沈莫伯!”
  “为什么?”
  白苏吃惊的问了一句。
  “沈莫伯和傅云霄打起来了,而且好像是为了慕晚晚。”
  王小童已经十分震惊了,她必须把这个八卦消息分享给白苏,以从白苏那里再得到一些什么消息来让自己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是,白苏这边却忽然心漏了一拍。
  为什么会如此觉得做贼心虚?
  “为什么是为了慕晚晚?”
  她小心的问了一句。
  难道是慕晚晚发现了她和傅云霄的事情,所以告诉了沈莫伯,然后沈莫伯为了慕晚晚打抱不平所以就把傅云霄打了?
  那接下来是不是要被打的就是她了?
  白苏不禁屏住了呼吸听着王小童那边继续说。
  可是王小童却说不出什么来,就大概讲了一下自己的猜测,“可能是傅云霄也喜欢慕晚晚,沈莫伯也喜欢慕晚晚所以两个人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吧,啧啧,这个慕晚晚不知道有什么手段能让两个男人都如此痴迷。”
  王小童的八卦结束,她才忽然想起来,问了白苏一句,“对了,你在美国顺利吗?明天我过去接小白回来吧,你一个人照顾病人又照顾老人不要太辛苦了。”
  白苏还没有回答王小童的时候。
  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那个男人的话说的是,“爸,她已经醒了,嗯,我知道了,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也不会与她相认。”
  “她的女儿挺执着的。”
  这几句话听起来就一副家庭伦理大剧的样子。
  白苏不禁回头望向了说话的男人,却发现是这次的随同医生白绍。
  白绍见到白苏的时候,似乎脸上闪现出一丝的慌张的,他随后便说道,“我还有些事情,就先挂电话了,晚点再向您汇报最新进展,再见院长。”
  结尾的称呼竟然是院长!
  白苏有些搞不懂了,难道白绍的爸爸是院长?刚刚明明听起来白绍像是在跟他爸打电话啊。
  但是白绍只是和白苏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就直接走了。
  白苏这才回过神来,继续和王小童讲电话。
  王小童却说慕晚晚来了,她要继续看八卦去了,就把电话挂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