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连消带打

  “西洋范”的出现,的确令dg中国的销量受到影响,但这影响还算不上严重; 它也的确令部分消费者对zamon品牌产生了不信任,但这种不信任还没有广泛蔓延开,还没有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所以,查理斯立刻采取了一系列强硬的防御措施。 首先,他立刻将这个情况上报dg美国总部,要求以企业名义,向中美双方海关提出抗议,必须严查近日zamon产品出入关。这个要求,得到了总部的坚定支持。 其次,他命令下属们更仔细的收集证据,务求从西洋范和爱达的日常经营、政策制度里,找到蛛丝马迹,他并不放弃起诉的希望。但这一点,陈铮持不乐观的态度——厉致诚做事会留下把柄?笑话。 再次,查理斯立刻联络了各大知名奢侈品品牌在华总公司,希望大家一起联名对中国商务部提出抗议。但这个提议,并没有得到多少响应——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到,西洋范商城的存在,根本就是中资企业跟dg之间的一场恶战。西洋范网站上对于其他奢侈品牌,只象征性的放了几款产品,大多还显示缺货,摆明就是希望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其他奢侈品牌,跟dg本就是竞争对手。这一年也眼红zamon在中国的发展,现在谁愿意淌这趟浑水?全都装傻充愣、含含糊糊,坐山观虎斗。 对于这个情况,查理斯只能愤怒地再骂一声:“**!”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查理斯要严格控制西洋范在全国范围内的影响。他知道*有句话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国民间原本就有一部分人,对dg的抵制情绪非常强烈,他决不能让这股势力因为这个事件抬头。万一引起消费者大面积抵制,那就不妙了。 所以在与陈铮秘密商议后,决定要在网络和媒体界严防死守。陈铮一向深谙此道,所以拍着胸脯应承下来,开始在各大媒体、网站之间奔走打点,无数钱砸进深不见底的水里——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然而他们只猜对了一半。 厉致诚的下一步,的确是借西洋范,向dg发难。 可他并没有像之前半年那样,利用媒体舆论不断造势,你来我往、煽动情绪。 狭路相逢勇者胜。厉致诚居然利用电视广告的形式,直接在全国消费者面前,向dg宣战了! 一夜之间,全国人都知道了zamon在国内外的价格差异,知道了中资企业为了保护民族品牌,与外资企业之间的这场反收购大战。 那么你认为,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会怎么做? —— 夜风凛冽时分,林浅和同事们坐在办公室里,正在紧张筹备“倾城”第二期广告的播出。 近日来,西洋范网站的诞生,几乎吸引了行业里所有人的眼球。她的公司里,很多人也在议论。有人觉得此举狠狠地打了dg的脸,但也有更多人担心,海外代购毕竟规模有限,形成不了太大影响力。只要等风头过去,dg的经营不会遭受什么实质性影响。 对于这样的评价,林浅只是笑而不语。 因为她很清楚厉致诚的后招。 一旦找到对手的弱点,他怎么会不实施一连串的凶狠打击,只打得对方再也站不起来? 林浅正忙着,忽然听到一个同事“嗳”了一声,就招呼大家:“林总,嗨,你们快看电视!” 林浅和其他人全都循声望去,办公室一面墙上挂着液晶电视,便于及时收看各类新闻和广告。此刻正是夜间黄金档,新闻刚刚播放结束,一则广告跳了进来。 屏幕全黑。 缓缓浮现三个漂亮而略显花哨的白色剪纸体汉字:西洋范。 林浅顿时全神贯注。 她知道厉致诚要走这一步,但广告具体怎么打,她还真不清楚。 然后,画面开始一帧帧切换,一个清亮的男声响起:“东京、巴黎、纽约、悉尼……” 画面呈现的,全是这些国际大都市的繁华景色。处理得静谧又柔和,带着某种闹中取静的复古情怀。 画面突然又变了。不再是城市景色,而是许多陈列着名牌皮包的专柜。灯光璀璨、玻璃柜闪亮,里面的包包更显得奢华静雅。只不过当镜头扫过时,包包的商标被遮住了,用“xxxxx”代替。 画外音再次响起:“国外,它们卖这样的价格。”这时镜头特写,每个包下面的标价:$400、?100……然后还有一行折算成人民币的数字。 “国内,却卖不一样的价格。” 画面再次切转,到了北京王府井、上海徐家汇、广州天河区……同样呈现名牌包的专柜,价格却标为“¥8000、¥42000、¥20000”……一看就比国外贵3成甚至7、8成不止。 这时,画面变成了橙红的纯色,背景音乐也变得轻快。 西洋范的网址,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跳了出来,显得十分活泼。 画外音:“西洋范,全球代购,专柜正品,为中国人抹平差价。” 然后数行文字弹了出来: 所有商户实名认证 假一罚十,网站先行赔付 原价1至7折火热销售 …… 林浅托着下巴,把整段广告看完。其他人全都面露振奋,有小伙子打了个响指:“干得漂亮!” 林浅也忍不住笑了。 损啊,他们可真损啊。 不说国际奢侈品厂商“区域价格歧视”,只说“为中国人抹平差价”。谁听到这句话,不被激起几分傲气和同仇敌忾之心呢? 不过这本来就是事实。尽管中国的税收政策,造成国外箱包品牌在中国销售的成本的确比海外要高一些。但林浅做过仔细的分析调研,她认为绝没有高到现在这个价格差异的地步。 所以dg也算是自食恶果——谁让你觉得中国人傻钱多呢? 她拿出手机,给厉致诚发短信:“太棒了!!” 厉致诚肯定在忙,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只有简短的几个字: “夫人过奖了。” 林浅看着短信,忍不住笑了。 —— 这一则广告,果然如厉致诚、宁惟恺、顾延之、林浅……等人预料,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网络上、民间,甚至国内外媒体,都纷纷转载了这一则广告。 许多人开始讨论,国际品牌在国内外的定价差异,是否合理? 许多人成为西洋范的忠诚用户和粉丝。 但更多的人,开始把目光投向西洋范的主要攻击对象——dg集团和它的zamon品牌。 一时间质疑声、抗议声,当然也有拥护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吵得沸沸扬扬。一夜之间,dg就成为了众矢之的,登上了微博、搜索热门排行榜的第一名。 当然,dg这头国际商业巨鳄,会不会就此倒下,谁也说不好。 但无可否认的是,它的各品牌各门店的销量,开始明显下滑了! 就在这时,厉致诚的第二则广告又推出了。 此时,焦头烂额的查理斯和陈铮没想到,甚至连林浅都没想到,厉致诚还有第二轮袭击。就是这新的一则三十秒不到的广告,成功将所有消费者对dg的抵制情绪、对这一场中外资之战的关注度,推向了高~潮! 那是几天之后,周六的晚上。 “倾城”第二期广告,即将在次日晚上播出。林浅大战在即,在家休息一晚,养精蓄锐。 八点零五分,西洋范的那则广告再次播出了。林浅照旧欣赏了一番——工作这么忙,这成了她的难得的乐子——好吧,她的确有点恶趣味了。谁让这是她的老公在棒打落水狗呢? 谁知这天晚上,厉致诚才让她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棒打落水狗。” 八点二十八分,她正在电脑上浏览新闻,手机忽然响了。 是厉致诚发来的短信。 “八点三十分,卫视频道。” 林浅心头一凛,立刻拿起遥控打开。 电视里还在播放一则糖果广告,小孩子捧着糖果笑嘻嘻。而林浅的心,也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变得兴奋和期待起来。 八点三十分整。 画面陡然一亮,已经是华盛顿的街头景色。 与西洋范的广告完全相似的开头,画面风格、拍摄手法、音乐基调……甚至连画外音,林浅都怀疑是一个人。 但台词是相似而不同的:“美国、日本、澳洲、香港……” 画面上出现了许多店面专柜的图像。但这一次,是完全真实的品牌:爱达在美国的旗舰店、沙鹰在日本的专柜、明德在台湾的店面……最后,还出现了美国亚马逊购物网站的页面,上面有数款爱达和沙鹰的箱包,以美元标价。 画外音响起:“国外,我们卖这样的价格。” 画面一闪,来到北京、上海、广州、霖市等地,爱达和沙鹰的旗舰店。 画外音骤然加重语气:“国内,我们只卖这样的价格。” 镜头闪过一系列箱包,以人民币标价,但明显是比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的标价要便宜不少的。同时还用醒目红字标出了具体折扣:“10%0ff、20%0ff、30%off……”但价格落差绝对不像zamon那么大。 画面陡然一转,出现了很多人。仔细一看,很多是工人,笑容灿烂而憨厚。当然,他们身后还有戴着眼镜、姿容清秀、西装革履的职员,有穿着西装套裙、气质成熟的女管理者,还有穿着家居服的妈妈,抱着孩子,孩子拿着个爱达的包……甚至还有外国人,居然是大卫本人,跟几个意大利男人站在最后,笑呵呵地看着镜头。 画外音响起,缓而有力的男声: “捍卫民族品牌! 中国人的良心,世界级的好箱包!” 这句话说得如此掷地有声,只令林浅心头猛地一震。 紧接着,画面突然全黑。 然后一个又一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国产箱包品牌的logo,开始不断出现在画面中: aito爱途、aier爱尔、bh沙鹰、mind明德、vinda……甚至也包括了其他一些著名箱包厂商的主力品牌。 伴随着“铿、铿、铿……”的低沉而夺人心魄的声响,它们一个个滑入屏幕里,每一个的登场,仿佛都带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最后,它们满满登登排成了一个方阵,整齐、庄严、沉默的方阵。 林浅已经完全看怔住了。 突然间,倏地一声,所有品牌一起消失,就像被卷入了黑色画面。 广告完全结束了。 就这样嘎然而止,你甚至来不及辨认画面上的所有品牌。 可你的心,却仿佛完全被刚刚的一幕幕画面所震慑。那些品牌,中国人自己的品牌,原来他们也曾辗转万里,征战全球市场;他们的员工,就是我们自己人,曾经登上时代杂志的‘中国工人’。 最后,他们结成了一个联盟。面对外资的收购和倾轧,公开宣战。 林浅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捍卫民族品牌。多么简单的一句话,都快要被说烂说烦的一句话。 可她有多久,没有听过这样振聋发聩的声音! 电视里已经开始播放连续剧了。可她就这么望着屏幕,望了很久很久。 最后,她脑海中浮现的,依旧是厉致诚那清俊冷峻的侧脸、高挑而沉默的身形。 她再度打开手机,看着他刚刚发来的短信。那么简短而平静:八点三十分,卫视频道。 林浅,八点三十分,卫视频道。 看我兵临城下,烽火连天。 …… 林浅伸手捂住脸,她在笑,可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她有多么爱他,她有多么荣耀。 多么心甘情愿地仰望着他。 他知道吗? 而此刻,林浅所无法想象的是,在中国许多个城市,许多个家庭中;无数个街头,无数网络站点上……有多少人跟她一样,是笑着看完了西洋范那则奚落zamon的广告,却又是无比安静地、看完了中国箱包企业的这一则近乎悲壮的广告。 —— 一个偶尔的关键事件,造成国际大牌在某一方区域的惨烈折翼——这样的例子,在现代商业史上,层出不穷。 譬如skii被爆出含有违禁物质,导致在中国境内全面撤柜,品牌形象大受影响,此后数年虽艰难恢复,但终不复当日辉煌; 又譬如百事可乐曾经在菲律宾失信于消费者,导致市场全线崩溃,最终只能退出市场。 而现在,查理斯、陈铮和他们刚刚站稳脚跟的dg,就处在这样的危机里。 周一的早晨,最新的市场数据报告,再次送到查理斯桌上。 与之前的销量下滑速度相比,这一周,数字变得更加惊心怵目。查理斯几乎都可以看到面前不远处,即将是他们狠狠跌落的谷底。而陈铮尽管内心深处对于厉致诚的可怕感到胆战心惊,到了这种时候,他也如同即将被殃及的池鱼,焦躁起来。他迫切地希望能够帮助查理斯一起,挽救整个局面。 否则……否则他将一无所有! “知道吗ben……”在这个时候,查理斯却表现出身为亚太区领导者的坚韧和清醒,他抓住陈铮的手说,“眼前的确是个巨大的危机,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挺过去!” 陈铮脸色阴狠地点了点头。 查理斯的意思他明白。现在的dg中国危在旦夕,厉致诚的连番打击,终于将他们推到了悬崖边上。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dg中国虽受伤惨重,但只要市场不全面崩溃,哪怕只有最后一口气,挺过这段时间就行!消费者是健忘的,爱国情绪也是一时冲动,以dg全球的庞大实力,将来他们还可以卷土重来! 两人坚定了信心,又招来心腹密谋一阵,决意尽力巩固市场,同时加快在中国的一些慈善活动和收购行为,务求转移消费者们的视线——你们看,我们赚的钱在支援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你们看,也有别的中国企业愿意被收购。为什么?因为这本来就是双赢的,我们带来的是国际最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理念,我们推动了中国本土商业的繁荣和发展。 然而查理斯和陈铮没想到,他们这些举措还没取得实际成效,厉致诚那一小撮人的新一轮打击又来了—— 1月3日,新年伊始。新宝瑞集团前总裁、沙鹰品牌现任董事长宁惟恺,高调宣布已获得新宝瑞集团超过51%股权,成为绝对控股股东兼董事长。dg在中国的收购行为被狠狠的打了一次脸,新宝瑞、爱达等行业巨头全都成功逃出了他们的收购之网,全盘收购计划已名存实亡。 —— 冬日清透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办公室时,宁惟恺站了起来,不急不缓走到穿衣镜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 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就要到了。原浚以及一干心腹,全都走了进来。比起宁惟恺的淡定,他们的笑容就实在太灿烂了。 “董事长,差不多该过去了。”原浚说。 宁惟恺的唇角,微不可见地上翘了一下。 得,这小子还真会拍马屁。董事长,多么顺耳的称呼。 他想了好几年的称呼,呵…… “那就走吧。”宁惟恺姿容俊朗潇洒地朝他们点了点头,第一个走出了办公室。一行人西装革履,下了电梯、再穿过员工办公区,直达今天召开记者招待会的多功能大厅。 一路,可以看到每一个新宝瑞的员工,全都齐刷刷地站起来,朝新董事长鞠躬致意。 这并非提前安排好的,完全是员工自发的行为。 颓靡压抑了太久,新宝瑞这头昔日雄狮,终于赢回了自己的领袖。明明他还什么都没做,可每个人似乎都已经看到了将来的重振雄风、扬眉吐气。 这壮观的一幕、这浩荡的声势,令宁惟恺心头一暖。 如果换了从来,面对众人敬仰的目光,他只会目不斜视、优雅而过——因为他很清楚,所谓民心,就是这样。他们需要你高高在上。你不必和蔼可亲,你只需要带给他们威望和信心。 可今天,他实在是心有感触,例外地放慢了脚步,对每一个员工点头微笑,用充满魄力的目光,抚慰过每个人眼中的期盼和渴望。 于是所有员工的激动之情,简直无法言表。 “董事长好!”“董事长好!”这样简单却恭敬的问候声,此起彼伏,最后几乎连成了一片,震动着宁惟恺的耳膜。 宁惟恺意外地发觉,自己的眼眶竟然有一丝湿润。但他很快压下去了,以最完美的姿态,朝众人挥了挥手,满脸春风地走入了多功能厅。 —— 多功能厅里早已座无虚席,灯光闪烁。 宁惟恺和原浚坐在后台,隔着一扇门,看着现场的盛况。新宝瑞的新闻发言人,正言笑晏晏回答着记者提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而宁惟恺被安排在最后出场,露一露脸,简略回答几个问题,方显隆重。 只不过此刻,宁惟恺听着外头的熙熙攘攘,内心深处却有些自嘲。 回望这大半年,他还真是忙得昏天暗地。而且还是第一次,他这么低调地做事——把他手下的精英团队借给厉致诚,双方合作共同造就了西洋范网站、数则轰轰烈烈的广告;调动了他手中所有人脉资源,为这次反收购战在民间、网络、媒体不断造势……这要换了往常,他哪次不是风风光光,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不过,低调也有低调的好处。 想到躺在办公室抽屉里的股权说明书,他淡淡一笑。 如果不是前一阶段,他和厉致诚故意让dg的zamon品牌大举深入,又怎么会形成中外资对抗僵持的局面?又怎么会令外界都觉得反收购战岌岌可危? 又怎么会让祝氏兄弟上了钩,以比较低的价格,将新宝瑞的价格出售? 不过这事也欠了厉致诚一个人情。代他购买股权的那位北京商人,是厉致诚的朋友。据说是明盛康总当年介绍给他的。 而宁惟恺也不得不承认,经过这半年多的合作,他和厉致诚的关系的确已密不可分。彼此的欣赏和默契,也都感觉得到。 待击溃了dg之后,今后的中国箱包行业,大概会是一个全新的局面吧! 他微微眯了眯修长的双眼。 这时,已经有工作人员来敲门了。原浚跟人讲了几句,转头看向他:“宁董,您差不多可以出去了。” 宁惟恺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迎着满场灯光和掌声走上台时,宁惟恺没有想起已经多日避而不见的lydia;也没有去想,此刻他的仇敌祝氏兄弟,该是多么难看的模样。 他突然想起了祝晗妤。 他脑子里就这么清晰而强烈地滑过一个念头。 他已经拿到了新宝瑞51%的股权。她的丈夫,成为了这个企业的新主人。 他想让她看到。 —— 当新闻发布会的实况,在电视中播出时,很多人的反应都是不同的。 许多网友,许多被中国箱包行业的广告激起爱国热情的普通人,简直是欢欣鼓舞、拍掌欢庆——在民族激情最高涨的关头,国内数一数二的箱包企业保住了主权、没有落入外资之手,这消息多么振奋人心! 厉致诚看到这早已是他和宁惟恺计划好的结果,只是微微一笑。 林浅看到了,对宁惟恺当真是好感倍增,并且破天荒主动给他发了条短信:“干得好!” 而也有人看到这则消息,气得发抖。其中就包括中了圈套的祝氏兄弟,以及灰头土脸的查理斯和陈铮。 唯独在宁惟恺自己的家中,祝晗妤呆呆地看着这则突如其来的新闻,看着画面里那个淡定从容、城府深沉的英俊男人……突然间,泪流满面、悲不自胜。 —— “倾城 ” 1月7日晚。当电视上出现这一行字幕时,所有“倾城”品牌的簇拥者,以及许多还未购买“倾城”但是对广告很感兴趣的观众,还有箱包行业里的许多人,全都紧盯着屏幕,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新崛起的女性品牌,又会带来怎样的感动,以及销售奇迹。 “咚咚——”照旧是扣人心弦的鼓声,画面再次拉开。 已经是寒冬。退伍军人也换上了白衬衫和黑色长裤,骑着单车穿过小城的水巷。路边有学生跟他打招呼——他转业成为了一名青年教师。 路过女孩家门口时,自行车停下了。他抬起俊朗的脸,把手指扣成环塞进嘴里,吹了个响亮悠长的口哨,动作帅气又冷峭。 门“吱呀”一声打开,女孩像一阵靓丽的风,跑了出来,跳上了自行车后座。 “今天去哪儿啊?”她问,同时把紫色的手提包挎在肩上。 “去打cs.”他高深莫测地答。 画面一转,两人已经到了野外cs真人对抗训练基地。两人穿着深绿的迷彩服,扛着激光仿真枪,躲在一个小土丘下方。唯一不和谐的是,女孩肩膀上还挎着那个紫色的漂亮的包。 男人皱着眉头:“包扔一边去!这么亮的颜色,活靶子啊你!” “不行!”女孩把包一抱,“这是我最喜欢的包。”话音刚落,一束子弹射过来,女孩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眼明手快就将她拉到身后。 然后……他“光荣中弹”了。 女孩目瞪口呆。 男人将枪一扔,看着她歉疚的表情,反而笑了。 “没有我你怎么办?”他云淡风轻若有所思地说,同时将枪一扔,作为“阵亡”者,原地坐了下来。 女孩愣了一下。 这时一轮子弹扫过,她也“中弹身亡”了。 两人一坐一立对望着。周围激光横飞,许多人跑来跑去。唯独他俩灰头土脸、静静地望着彼此。 突然都笑了。 女孩在他身旁坐下,像是漫不经心地说:“那就一直在一起好啦。” 这回换男孩怔住了。 那么自然而然,却又像是命中注定。他单手撑住她脑袋旁的土丘,低头就吻住了她。 画面变得非常唯美而朦胧。 转眼,已是女孩靠在男人怀里,从她的紫色包包里掏啊掏,掏出了一个男士皮夹:“喂,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男孩顿悟地看她一眼。 难怪这么宝贝这个包,原来是因为里面装着送给他的东西。 男孩接过那皮夹,又挺不屑地看一眼她的“倾城”牌女包:“这包太花哨太不实用,下次我送你个军用包。” “……谁、要、军、用、包、啊!” …… 画面一转,两人已经骑着单车,在回家的路上。 女孩紧搂着他的腰,把头靠上去。而男人上衣口袋里插着她送的皮夹,从来冷峻的眉梢眼角,却挂着淡淡的笑意。 “喂,我下个月就要回上海了。我找到新工作了。”女孩忽然轻声说。 自行车嘎然停住,男人的脚踩在了地上,霍然转头望着她。 “你要不要一起去上海?”她问。 男人沉默。 画面定格,然后消失在黑暗里。 字幕弹现:倾城结局,敬请期待。(*) —— 不得不说,连林浅自己听到男主角说倾城的包太花哨太不实用,比不上军用包时,都忍不住莞尔。而当女主角说要去上海时,她也会感到一丝惆怅。 能打动人心的品牌,就是好品牌。林浅深信这一点。 果不其然,广告播出后不到五个小时,她的副总经理就推门进来,一脸意气风发。 “林总,这几个小时,网络销量又翻番了!”他的话说出来仿佛都热乎乎地,听得林浅眉开眼笑。 “不过……”他话锋一转,似笑非笑,“大家对广告本身的关注度,似乎都超过产品本身了。” “等结局播出了,他们的注意力会重新回到产品身上的。”林浅笃定地说,“品牌被赋予的内涵,与产品本身是不可分割的。他们现在有多追捧这个广告,将来就会有多少感情,寄予在产品身上。” 副总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又说:“对了,刚刚dg的人联络我们了。” 林浅一怔,笑了:“怎么说?” 副总的神色也很意味深长:“他们想收购。” 林浅往椅背里一靠,白皙纤细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啊敲,眼中的笑意却逐渐加深。 最近一直听说,dg还不放弃收购业务,企图分裂中国行业联盟。 终于找到她头上了啊。 哦不,是找到倾城头上。她的身份可一直保密着。 她的手指一顿,抬眸看着副总:“你安排人,跟他们继续接触,适当地表露出合作意向。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跟爱达的关系,也不能知道我的存在。” “好!” 副总出去后,林浅坐在椅子里,原地轻快地转了一圈,最后望着窗外灯火阑珊的江城。 呵……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终于来了啊。 到底城府不如厉致诚,此刻她有点激动,又有点莫名的慌乱,还有一点点犹豫。 然而也许真的是心有灵犀,厉致诚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手机铃声响起,是他打过来了。 林浅还没接起,脸上就笑了。 “喂。”懒懒的,软软的,得意的声音。 那头,厉致诚也坐在办公室里。 相比起前段日子,他现在已经清闲了一些。dg中国已是强弩之末,民众保护民族品牌的热血,也终于被激发到顶点。现在只需要适时地再给予打击,就能将dg中国的最后一口气断掉。 所以现在他最大的问题反而是…… 老婆还没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他开门见山,嗓音低沉迫人。 林浅忍不住笑了。 嗳?他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啊?不是很淡定地给她留下一身吻痕后就走了,欲擒故纵等她自己跑回他怀里吗? 不过林浅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电话。 看到了第二则广告,谁都知道倾城这个品牌已经彻底成功。而成功之后归来,是她的承诺。 厉致诚这个人,向来是君无戏言。怕是不会放她在外面多呆一天的。 “再给我几天。”她柔声说,可温柔中又带着一丝狡黠,“就这么回来,还不够拉风。”顿了顿说:“我说过,要让所有人都看到。” 厉致诚静默了一下。 林浅此刻大概不知道,男人心中无声的情绪。 听到自己的女人,清清脆脆地说“就这么回来,还不够拉风。”带着她特有的狡猾和傲慢,仿佛一颗流光溢彩的珍珠,缀在他的心尖上。 他承认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个女人迷住了。 这跟曾经的爱恋是不同的。曾经的*同样浓烈,同样一门心思想要占有她。但那时他非常笃定,笃定她会始终绽放在他的掌心里。而事实也是如此,她是独立的,但同样也依附于他,无论爱情事业,都像柔软而坚韧的藤蔓,缠绕在他的臂弯里。 他承认一直很享受她对自己的依附。 可现在,她完全靠自己,在他掌控的商业领域里,开创出了一片天空。她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谋略,却不被他所知。 这种感觉,当真复杂。 但他唯一清楚,并且越来越清楚的一点事实时——他被这个女人勾起了新的情绪。那其中包括对她比以往更浓烈更新鲜的兴趣。 …… “好。”他答,“我可以再忍耐几天。” 林浅“噗嗤”笑了,故意说:“谢谢啊。” 厉致诚淡淡答:“不谢。迟早会从你身上讨回来。” 林浅:“……” 从、她、身、上…… 一定是她想歪了,厉致诚虽然一向强势,但大概是国学修养的原因,基本还是不会说露骨的话。 嗯,一定是她歪了。她经常歪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林浅心念一动,说:“我们视频吧!” “好。”他答得很干脆。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视频。林浅想想也觉得奇怪,明明那么想见他,可之前却从没想过要视频。 大概是因为,联想到厉致诚这么个老练的男人,把脸凑到电脑前,跟她视频聊天的感觉很怪异吧。 两人分别都去关紧了办公室里的门。 视频连接上了。 跳入林浅眼帘的,直接就是厉致诚端坐在窗前的身影。漆黑的夜幕星空,交织着城市的灯光,在他身后映照成瑰丽的光影。而他依旧是那副眉目沉静的样子,在办公室里只穿着件白衬衣,领口微敞、英俊逼人。 而那夜空一样澄澈深沉的黑眸,此刻跨越了上千公里的距离,就这么清冽地望着她。 林浅忽然就怔住了。 思之如狂。 当你真切地看到他的眉目,才发现自己早已思之如狂。 那思念被隐藏在繁忙的工作里,隐藏在倔强的奋斗里。明明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直至与他四目凝视地这一刻,却清晰浮现在心头,这样的势不可挡。 所有的言语一瞬间都淹没在她的喉咙里。原本准备打趣,原本准备闲聊,统统都失了兴趣。 只余萦绕在心头的唯一一句话,她轻轻开口:“我爱你。” 而那一端,厉致诚同样静静地望着女人削瘦了许多的脸、以及那么容易就泪光闪烁的眼睛。 他的脸色是平静的,眼神是疏淡的。 手指轻轻抬起,大拇指沿着屏幕上,她的脸颊边缘,缓而有力地拂过。 “你最好加快速度,我的忍耐已经快要到极限。” —— 几天后,一则爆炸性的新闻,传遍了整个网络。 据闻,近日来卖得最火、知名度最高的品牌“倾城”,很有可能会卖身给dg中国。这对于处于抵制情绪中的国人来说,无疑是一枚定时炸弹。 一时间,批评声、质疑声、抨击声、失望的声音……充斥着各大媒体和网络。甚至有大学生自发组织,到倾城的武汉办公室抗议游行。 但与dg曾经造成的市场白热化两极差异一样,倾城也造就了这样的景象——一方面,质疑声、批评声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倾城在全国卖得一天比一天火。专家们对这个品牌的身价估计,也是津津乐道、节节攀升。 在这个过程中,dg中国的新闻发言人,也含蓄地表示了:的确跟一些国内品牌在谈合作的事。这更引起了网友的猜疑和紧张。 但舆论的焦点倾城公司,却始终对这则传闻保持沉默。 又过了几天,在质疑声到达顶峰时,一则更确切的消息,终于被爆了出来—— 据称,在数万倾城粉丝翘首以盼的1月15日,倾城广告大结局播出的同一天,倾城公司高层会与dg集团共同召开新闻发布会,当场就会签订协议,以2亿元的高价,将这个炙手可热的品牌,转卖给dg集团。 作者有话要说:是的,你没看错,真的是1万字…… 我从昨晚一直写到现在,早上5点就起来写,我会说么,呜呜呜~~~ 提前倒数结局这种事,我再也不要干了,简直都快要把自己累死了。不过好在临近结局,我的热情总是分外高涨才思泉涌有木有~~这一章我还是比较满意的,你们捏? 所以,我现在可以骄傲地继续喊出一个字—— 三!!!!!!! 尼玛好大一个三!!! 明天见!!明天和后天的作者有话说都很重要,你们都要看哦! —————— *处注解:前面一直有读者提出广告太长了。其实这里我并没有在正文再详细解释,因为太费字数了。这里统一说一下吧: 首先,文字描述远比画面要慢。你看个1000字的广告,拍出来可能就不到1分钟,真的。 其次,文中写的是完整广告,但实际播放时有很多技巧的,在不同级别电视台,你可以剪接播放不同时常。就算是同一个电视台,你可以把广告剪切成几段播放。而且广告播出也可以是有脉冲的,你可以隔日播,这样费用比每天播低不止50%,但是效果其实差不多……等等巴拉巴拉吧。 再次,广告现在可以在网络播,费用会少很多,但是效果不比电视差。此外,林浅的品牌主要在网络销售,其他成本其实很低,所以她更可以把主要费用花在广告上。 我这么解释,ok了嘛~~~ 此外,还说一点,我不是爱国极右人士,并非一味抵制外资啊。其实有很多外资很好的。只是看到了很多品牌被收购雪藏之后,当然会觉得不舒服。你们感兴趣,可以去搜“南孚电池”的收购案,看了不把人气死,外资也是有些黑手段的。所以写这个文,情节完全是虚拟的,就当是我,对于中国家电行业集体抵制外资收购,不屈奋斗精神的一次创作性的讴歌吧! 爱你们,明天见~~啵啵~~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