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暴雪族族长

"药神夏修之……"雪女脸色惊讶。
夏修之在华夏的名声非常大,即便远在极北之地的雪女,也听闻过他的大名。
如此人物,掌握养颜的药方,似乎很合理。
"你现在多少岁了?"雪女又问道。
"一百不到,还算年轻。"方羽随口胡诌。
"你快要一百岁了!?那按照你的境界……你好像……"
后面的寿元将尽。雪女没有说出口。
方羽看了一眼雪女,眉头微皱。
这丫头是不是在这种冰天雪地之中生活太久,脑子冻傻了?
刚刚才亲眼看着方羽与神道交手的她,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如果方羽只是一个普通武者,她父亲是怎么败的?
不过,关于寿命和相貌这个话题。方羽并不想扯太久。
这个话题,方羽说实话没人相信,说胡话信得倒是不少!没有意义。
"说起来,你们暴雪族才是真的青春常驻。"方羽说道,"都三十年过去了,你这丫头看起来还像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谁想得到你竟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妈?"
"你,你才是大妈!"雪女气得脸蛋皱成一团,"在我们暴雪族里。我就是小女孩的年龄!你不能拿凡人的标准来看待我们暴雪族!"
见雪女气得厉害,方羽不再说话。
但这一句话造成的后果还是体现了出来。
后面雪女一直用愤愤的眼神瞪着方羽,同时身下的雪狼越跑越快。
没多久,就拉开与方羽之间的距离。
而方羽身下的雪狼,则是越跑越慢,后面几乎相当于在散步。
方羽一跃飞起,抱着苏冷韵往前飞去。
还在空中飞驰的时候,方羽怀中的苏冷韵长长的眼睫毛颤了颤,很快睁开了眼睛。
看到近在咫尺的方羽的下巴,苏冷韵脸色微变。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昏迷前的一刻。
当时她正在往雪山下滑行,但突然遇到一块凸起的石块,整个人甩飞出去……
"醒了?"方羽低头看了一眼苏冷韵。
"羽哥哥……我们现在……"苏冷韵开口想要询问。
"你昏迷之后,首先我……"为了让苏冷韵明白事情经过,方羽从下洞口开始讲起。
"那个神道……已经死了?"听完方羽所说。苏冷韵美眸闪动着异彩,问道。
"嗯,如果刚才那具真的是他的本体的话。"方羽说道。
"神道……到底是什么人?"苏冷韵又问道。
"不清楚,但这个人确实挺厉害的,当今武道界很难找到对手。"方羽评价道。
这一点苏冷韵无比赞同。
神道带给她的压迫感相当强大,还有那轻描淡写的一掌。更是让她受了极重的内伤。
"是不是很冷?"方羽感受到苏冷韵身躯微微发抖,问道。
苏冷韵轻轻摇头,正想说不会。
这时候,方羽将右手放到她的额头之上。
一股暖流从额头上涌入,流经全身,非常舒服。
苏冷韵看着近在眼前的方羽,脸蛋微微泛起酡红。
如果可以,她希望此刻的时间静止。
方羽没注意苏冷韵的神情。
因为,他已看到暴雪族的大本营。
两分钟后,方羽抱着苏冷韵从空中落下来。
他的面前是一栋又一栋用厚雪盖起的楼房。
光是从建筑的外观看去,如同城堡一般。
方羽把苏冷韵放到地上,看向前方的雪女。
雪女回头看了方羽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跟我进来。"
于是,方羽和苏冷韵,便跟在雪女的身后。进入到雪之城堡当中。
城堡之中还有很多长相极其相似的雪人在走动,他们见到雪女,就会停下手中的事情打招呼。
至于方羽和苏冷韵这两个外来客。并没有人在意。
方羽跟着雪女走到比较深处的一栋楼房,走了进去。
屋内的温度,比起外面还要更低。
苏冷韵打了个寒颤。
"你们这里能不能生个火什么的。"方羽问道。
"不行,对于我们来说,现在就是最适宜的温度。"雪女冷声答道。
"哗!"
这个时候,方羽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上猛地燃起一团赤红的火焰。
火焰一出现,周围的温度骤然上升!
"你……"雪女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你们这里有没有能够让我闭关的地方?"方羽问道。
"不知道!"雪女别过头去。愤愤地说道。
"我应该不曾一次教导过你,对待外来客人要礼貌。"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雪女脸色一变,看向门外。
一个身材高大的雪人,从门口走入。
"方羽,果然是你。"
雪人一进来,就盯着方羽看。
"雪王,好久不见。"方羽微笑道。
"哈哈哈……"雪人也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而后身上的雪开始收缩。
很快,就显现出一个人形。
一头雪白的头发,和满脸雪白的胡须。
"雪王,你沧桑了很多啊。"方羽说道。
"呵呵。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哪像你这么无忧无虑?"雪王走到方羽的身前,咧嘴笑道。
一旁的雪女,看着交谈甚欢的两人,眼里满是惊讶。
她明明记得,当年父亲对方羽的不辞而别相当愤怒。一度表示要是再见到方羽,要揍他一顿这样的狠话。
可如今真的再见到方羽,父亲的态度却相当和善。
这跟雪女所认知的父亲说做就做。直来直往的性格完全不同!
在雪女满心疑惑之时,方羽和雪王已经坐下聊了起来。
聊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之后,雪王看向还在发愣的雪女,问道:"你是在哪里遇到方羽的?"
"在,在领地边缘的山谷……之前我们不是发现,那里的地下……"雪女把遇到方羽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
"哦?那里面的东西,被你取出来了?"雪王转头看向方羽,惊讶地说道。
"严格来说不是我取出来的,但那个东西现在的确在我手中。"方羽说道。
"居然把那头巨大的生灵都惹出来了……还真是你的作风。"雪王笑着摇头。说道。
方羽笑了笑,没有说话。
"还有那个跟你交手的人……什么来头?"雪王又问道。
"不清楚,不过之前毁了他几具分身。有点仇怨。"方羽说道。
雪王感慨道:"最近一段时间真是不太平啊,最近几百年以来,极北之地都没有这么热闹过。"
"热闹?"方羽眉头一挑。
"嗯。"雪王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最近极北之地的深处,很多沉睡已久的生灵都苏醒了。"
听到这番话,方羽眉头皱起。
最近一年以来,他的确也有同样的感觉。
大事件变多了,很多以往几千年没接触过的事物不断出现。
这种情况,是不符合规律的。
如今地球的灵气稀薄到了极致,大事件出现的几率应该也跟着降低。
可眼下的情况却是反了过来。
"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方羽问道。
雪王摇了摇头,说道:"具体原因不清楚,但我感觉它们受到了某种号召……否则也太巧合了。"
"一直以来,极北之地都会有个别生灵苏醒,但它们很快就会再次沉睡过去。"
"可这一次不同,大批生灵同时苏醒,而且兴奋异常……如果不是我父辈设下的结界,它们恐怕全都得跑出来。"
雪王的语气很凝重。
作为暴雪族的族长,他要对极北之地的大片领地负责。
这群存活上千年的恐怖生灵若是跑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爸,这群生灵是什么?"一旁的雪女忍不住开口问道。
雪王看了雪女一眼,沉声道:"都是些千年之前就存在的生灵,由于地球灵气稀薄而陷入沉睡……很多如今作为传说而存在的生灵,就在其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