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秦家的敌人

站在一旁的秦朗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
从声音上来听,这一拳里所蕴含的威力不低!
只不过,正面遭受一拳的方羽毫无反应,半步都没有退后。
方羽把手伸进到黑雾当中,猛地一扯,将黑雾当中的身影扯出来,而后往后一甩。
"砰!"
这道身影重重地撞在后方的墙壁上。将墙皮撞得出现裂痕。
此人正是那名玄冥族人,只不过此时脸上已戴着一块鬼脸面具。
方羽转过身,慢慢走过去。
戴着面具的男人,只感觉全身上下传来阵阵疼痛。
他没想到,戴上面具后的他对上方羽,仍然没有一丝的机会。
面具地下,男人的眼神里满是惊恐之色。
方羽走到男人身前,蹲下身。
男人浑身一抖。双手握拳,还想对方羽出手。
但方羽的动作更快,一瞬间右手便按在男人的鬼脸面具上。
"咔嚓!"
鬼脸面具瞬间爆裂!
"啊……"
男人只觉脸上一阵剧痛,趴倒在地,凄厉地惨叫起来,浑身抽搐起来。
方羽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告诉我,是谁派你刺杀秦以沫的?"方羽冷声问道。
说话的同时。方羽的双眼泛过一阵淡淡的红芒。
男人立即停止惨叫,表情变得呆滞起来。
"是族长派我刺杀秦以沫的……"男人开口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方羽眉头皱起,继续问道:"你对秦以沫的了解有多少?"
"不了解。关于这个女人的所有情报,都是族长给我提供的……我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给秦以沫下蛊。"男人说道。
看来,抓到这个男人的意义并不大。
显然所有的情报,都掌握在男人口中的族长手中。
要找到幕后黑手,必须得先找到玄冥族的族长。
"你叫什么名字?"方羽问道。
"乌志高。"男人答道。
"你的族长叫什么名字?"方羽继续问道。
"乌恒。"乌志高答道。
"你们玄冥族的大本营在哪里?"方羽微微眯眼,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在西南地区的木……"乌志高正说着,突然脸色一变,眼球暴突。
方羽微微眯眼,立即伸出右手,手指点在乌志高的额头上。
白芒一闪,方羽的神识便进入到乌志高的魂灵之中。
而这时,方羽便看到,一把犹如利刃般的力量,正在切割乌志高的魂灵!
方羽立即用神识轰向这股力量。
"哗!"
这股力量瞬间被方羽轰散。
但是,乌志高的魂灵,已经被切割了一半。
魂灵之中的损伤,皆是不可逆的。
乌志高的魂灵被切割一半,没有任何办法能够修复。
方羽将神识抽出,眼前的乌志高正双眼圆睁。眼中没有一丝的神气。
虽然他还有呼吸,但他已彻底失去思考能力和行动能力,与死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魂灵中果然还是留有印记……而且藏得很深,我之前竟然没有发现。"方羽眉头一挑,站起身来。
秦朗走上前来,看着呆若木鸡的乌志高,问道:"方先生,他……"
"这人已经废了。把他处理掉吧。"方羽说道。
……
同时同刻,西南地区一处偏僻的山区里。
石房中,一名老者猛地站起身来,眼神凌厉如刃。
此人正是玄冥族的族长,乌恒。
"志高出事了……我只是让他与巫神教交涉罢了,怎么会出事!?"乌恒脸色凝重,在石房里来回踱步。
他在每一位玄冥族人的魂灵上都留下了印记。
这个印记的作用,除了防止族人背叛以外,最大的作用就是他能够迅速知道每一位族人的情况。
就在刚才,他感应到乌志高魂灵中的印记剧烈震动,而后突然消散。
这种情况很明显,乌志高已经落入敌手,并且被迫说出不该说的事情,从而引爆了印记。
乌恒疑惑的是,乌志高为什么会出事?
他去到淮北,巫神教的根据地。与巫神教协商合作事宜。
巫神教现在正求着玄冥族回归,绝不会,也没有必要对乌志高动手。
也就是说,乌志高前往淮北与巫神教协商合作这件的整个过程。不具备危险性。
这就说明,乌志高出事,很有可能是因为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
乌恒很快想起,两个多月前接下的一件差事。
雇主是一位大人物。而刺杀的目标,同样是一名大人物。
乌恒原本不想接那个任务,因为风险性实在太大,奈何雇主提出的条件实在过于丰厚,最终乌恒还是抵挡不住诱惑,接下这件差事。
之后,他派出了年轻一辈中最精通蛊术的乌志高,前去给目标人物下蛊……
万万没想到的是,下蛊这个任务是完成了,但乌志高在之后联系蛊虫控制蛊毒爆发的时候,却是出了大问题!
乌志高与蛊虫的联系被人切断,并且被追踪到位置!
在这种情况下。乌恒立即命令乌志高离开当地,返回族中。
不过,虽然这个任务没有圆满完成,雇主还是把之前谈好的条件的一半,付给了乌恒。
这件事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乌恒已经把它放到一边。
可没想,两个多月之后的今天,乌志高却是出事了!
这就说明,这件事引起的后果,已经开始发酵了!
这件差事果然不好接!
目标人物的身份实在太尊贵了,出了这种危险的事情,他们家族绝不会善罢甘休!
乌恒越是思考,眉头皱得就越深。
他在石房里来回踱步,心沉了下去。
他有些后悔了。
当初还是利欲熏心了。
这种级别的世家争斗,他不应该卷进去的!
一卷进去,麻烦不断!
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事已至此。还是得想办法解决才行。
如今玄冥族与巫神教正在协商合作事宜,准备干一场大事。
绝不能在其他事情上分心太多!
"唉,志高没了……现在也不知道秦家知道多少事情……"乌恒重新坐回到凉席上,双眼紧闭,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解决对策。
将近十分钟后,乌恒双眼睁开,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先联系当初的雇主……他们肯定很清楚秦家的情况……"
……
方羽坐在秦朗家客厅的沙发上。喝着秦朗给他泡的茶。
"你这茶肯定不是纯天然的,味道不够纯粹,火烟味太重。"方羽喝了一口,评价道。
"对不起。方先生,您若是不喜欢这种茶叶,我立即让人给您换一种……"秦朗急忙说道。
方羽摆了摆手,说道:"不必,我只是随便说一说罢了。"
秦朗脸色凝重,问道:"方先生,现在我应该怎么做?乌志高现在已经变成植物人……线索也断了。"
方羽翘起二郎腿,看着秦朗,说道:"秦家得罪了什么人,难道秦无道心里没数?我记得秦以沫中蛊的时候,还有人联系过秦无道谈条件吧?这样都还不能确定目标?"
听到这个问题,秦朗脸色一正。沉声道:"方先生,爷爷心里的确有怀疑的对象……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完全没有证据,没法做任何事情。"
方羽点了点头。
他能够理解这种情况。
"乌志高虽然已经废了。但线索并没有断。"方羽说道。
秦朗脸色一变,盯着方羽,问道:"方先生,您的意思是……"
"今天乌志高所见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巫神教的人。你有听说过巫神教的名号么?"方羽问道。
"巫神教……好像是活动于淮北江南地区这里的一个教宗?我有听说过,但了解不是很深入。"秦朗答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