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拙劣的表演

听到这句话,坐在对面的人也看了一眼四周,而后站起身来,说道:"那我就得走了,下次再谈吧。"
"何必走呢?把那几个盯着我们的人解决掉不就行了?"男人说道。
"我在淮北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能暴露。"
说完,戴着口罩的人就转身离开。
而男人也站了起来,眼神中浮现出骇人的杀意。
他径直走向厕所,同时眼角余光注意着跟在他身后的人。
"一共两个人,一起解决好了。"男人露出冷笑。走进了洗手间。
而这个时候,方羽和秦朗还在电梯里面。
"少爷,他们已经分开了!那个戴着口罩的人,已经走出了自助餐厅,我们要分出一个人去跟踪他吗?"
"不用,你们盯着那个男人。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能碰到那个戴着口罩的人。"秦朗说道。
话音一落,电梯就到达了三层。
方羽和秦朗从电梯中走出。
旁边还有两个电梯门,但此时显示都还在更高的楼层。
前方就是自助餐厅的大门。
那个戴口罩的人要是离开自助餐厅,秦朗就能正面碰上他。
秦朗和方羽直接站在电梯门口前。等着戴口罩的人走过来。
但等待了几十秒,也没看到有人离开自助餐厅门口。
秦朗眉头皱起,走到自助餐厅门口,往里面张望。
由于此时已是下午两点,自助餐厅里的客人并不多。
他的手下所说的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人,特征很明显,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他的身影。
可秦朗环顾四周一圈,也没看到这样的人。
而他的两名手下,此时正分别坐在离厕所很近的桌位上。
秦朗正想走上前询问情况。
这个时候,其中一名手下突然浑身猛地一颤。而后趴倒在桌面上!
看到这一幕,秦朗脸色大变。
方羽眉头一挑,立即释放神识,将整个自助餐厅笼罩。
而后,他便看到那个男人正站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施展着蛊术。
方羽直接把滔天的神识灌入到男人的大脑中。
男人猛翻白眼,瞬间失去意识,倒在地上,正在施展的蛊术也中止了。
"你要找的人就在厕所的第一个隔间里。"方羽说道。
秦朗点了点头,走到另外一名手下身前,让他跟着一同走进厕所。
方羽则是走到那名趴倒在桌上的手下的身前。
方羽将手放在这名手下的头上,神识扫过他的全身。
还没死,只是魂灵遭受到攻击,一时间没法承受,晕厥过去罢了。
十几秒后,秦朗和那名手下,架着昏迷过去的玄冥族人,从厕所中走了出来。
"方先生,我这名手下。"秦朗担忧地问道。
"他没事,你把人一起带走吧。"方羽说道。
"还有那名与这个玄冥族人见面的人,他怎么会不见了?"秦朗脸色凝重,说道。
方羽将神识扩散到整个第三层,还是没有找到所谓的戴着帽子和口罩的人的身影。
不过,在神识扫过电梯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身影。
她怎么会……
方羽眼神闪动,对秦朗说道:"你先把这两人带走,之后我有办法能从他嘴里撬出你想要的信息。"
"好。"秦朗点头道。
方羽离开自助餐厅,坐上电梯下楼。
下到一层后,一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正在朝酒店外面走去。
方羽走上前。直接拍了拍她的肩膀。
女孩似乎被吓了一跳,轻叫一声,转头看到是方羽,脸色才缓和下来,拍了拍胸口说道:"呼……原来是你啊,吓我一大跳。"
这个女孩拥有一副极致好看而清纯的脸,正是宋柳歌。
方羽看着宋柳歌,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见我的老同学,她也考来南都的大学了,但她还要几天才开学。这几天只能住在酒店里。"宋柳歌答道。
"噢,那你这个同学还挺有钱的,这家五星级酒店不便宜啊。"方羽说道。
"哈哈,她家里的确很有钱,我一直都很羡慕她呢。"宋柳歌笑道。
说完,宋柳歌疑惑地问道:"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酒店还能做什么?"方羽眉头一挑,反问道。
宋柳歌一脸迷茫,说道:"来酒店可以做很多事啊……"
而后,她似乎意识到方羽所说的事情是什么,脸蛋泛起红晕。
"原来你有女朋友了啊。"宋柳歌说道。
"没有,我开玩笑的。"方羽看着宋柳歌,淡淡地说道。
"噢。"宋柳歌点了点头。
两人一边说,一边慢慢往前酒店外面走去。
走到酒店外面后,宋柳歌转头看向方羽,欲言又止。
"你想问什么?"方羽问道。
"嗯……我总觉得你今天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同了,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宋柳歌轻咬红唇,小声问道。
"你觉得我误会了什么?"方羽扬起笑容,反问道。
"你,你是不是觉得我来酒店……是做那种事情?我真的没有……"宋柳歌的脸红成了苹果,声音细若蚊蚁。
"那倒不是。我就是觉得你……"方羽看着宋柳歌,微微眯眼。
"觉得我什么!?"宋柳歌抬起头,坚定地看着方羽。
"没什么。"方羽笑了笑,没有说下去。
宋柳歌咬了咬唇,使劲地抓了抓头发。把一头秀发抓得无比凌乱。
"我就知道你误会了!你就是觉得我是不检点的女孩!"宋柳歌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方羽静静地看着宋柳歌,并没有什么反应。
"走!跟我回去,我带你上楼见一见我那位老同学,见过她你总该相信我了吧?"宋柳歌抓起方羽的手,往回走。
"没必要。我的看法对你没有任何影响,你何必这么急躁?"方羽站在原地不动,说道。
宋柳歌转过头,看着方羽,眼眶微微泛红,说道:"很重要!我就是不想让你误会!"
"比起第一次见面,演技好了不少啊。"
方羽看着宋柳歌,心中评价道。
只不过,目前方羽还不想戳穿宋柳歌。
他只需要静静地看着宋柳歌表演,最终就能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好吧,不用证明了,我相信你。"方羽说道。
"哼!你这分明就是不相信!"宋柳歌娇哼一声,气鼓鼓地说道。
拥有这种级别的美貌的女孩的一颦一笑,对一般的男性杀伤力都极强。
但很可惜,在方羽的面前。这仅仅只是不那么拙劣的表演。
"嗯,我还有事,先走了。"方羽不想就这件事继续扯下去,转身就要离开。
"你别急着走啊!昨天已经开学了,你不是客座教授吗?怎么不用去上课?"宋柳歌急声问道。
"我好像下周才有课吧,到时候你可以来旁听。"方羽说道。
"如果你不是吹牛的话,我一定会去的。"宋柳歌说道。
"那就课堂上见,走了。"方羽直接离开。
宋柳歌看着方羽离去的背影,美眸闪烁,陷入了沉思。
……
方羽来到秦朗的住所,位于南都的月牙湖别墅区。
那个玄冥族人,已经被带到一个密室之中,仍处于昏迷的状态。
方羽伸出手指,在这个男人的额头上轻轻一点。
白芒泛起,男人浑身一个激灵,而后睁开了眼睛。
看到周围的环境和站在面前的秦朗和防御,男人心中大骇,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他知道,他已经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你,你们是什么人!?"男人颤声问道。
秦朗和方羽都没有出声回答这个问题。
"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想要做什么!?赶紧放我出去!"男人惊恐万分地喊道。
"砰!"
秦朗二话不说,撩起一脚,踹在男人的脸上,将其踹倒在地。
男人痛喊一声,捂着脸,眼神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秦朗和方羽。
在自助餐厅的时候,他原本想要先把那两个跟踪他的人干掉,然后再离开那家酒店。
可就在他施展术法的时候,却突然感到大脑一痛,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他连自己是怎么晕倒的都不知道!
"是谁让你对秦以沫下杀手的?"这时候。秦朗冷声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男人脸色大变!
这件事情是他们玄冥族的机密,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可能知道!?
他上次给秦以沫下蛊的时候,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留下!
眼前的秦朗和方羽,是怎么找到他的!?
"砰!"
男人心乱如麻的时候。秦朗又抬起一脚,将男人踢飞出去。
男人嘴里流出鲜红的血液,浑身剧烈颤抖。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朗脸色冰冷,走上前,还想再给他一脚。
"还是我来吧。"这时,方羽开口道。
秦朗立即走到一旁。
方羽走上前,蹲下身子,手指触及男人的额头,神识进入到男人的魂灵之中。
很快,他就看到了男人的记忆片段。
其中最早的一个记忆片段,就是在自助餐厅里,与那个戴着帽子,戴着口罩的人交谈的画面。
正面看到这个人的双眼,方羽心中的猜想基本确定了。
果然是她。
巫神教的圣女……跟玄冥族人见面谈合作。他们是要合作干什么?
方羽思考起来,同时准备继续往下查看记忆。
可就在此时,已处于呆滞状态的玄冥族人,身上突然升起一阵黑雾!
"砰!"
而后,黑雾中猛地伸出一颗拳头。正正砸在方羽的胸口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