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玄冥族人!

敲门声打断了方羽的思绪。
方羽眉头微皱,走到公寓的门前,将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是一身正装的秦朗。
秦朗看到开门的人,面露疑惑,而后往后两步,似乎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我是方羽,进来吧。"方羽说道。
"方先生,你怎么……"听到声音,秦朗才能确认眼前的人是方羽。
可方羽的面容,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刚才去办了点事。易容了。"方羽说着,转身走向洗手间。
秦朗走进公寓,看到躺在沙发上,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灵儿,眼神疑惑。
片刻后,清洗完脸上妆容的方羽走了出来。
"方先生,这位是……"秦朗看着灵儿,压低声音问道。
"噢,她是我一个朋友,不用在意。"方羽说着。将沙发上的灵儿抱起,将她安置在空余的客房的床上。
灵儿仍在昏睡,呼吸平稳。
方羽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着面前的秦朗,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秦朗脸色一正,说道:"方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闻中部地区,烈焰山脉那边……"
"呃。我刚从那里回来。"方羽打断了秦朗的话,说道。
秦朗睁大眼睛,问道:"方先生,你怎么……"
"你来找我,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去烈焰山脉还是怎样?"方羽微笑道。
"没。没有……我只是觉得这种消息必须要告知方先生您罢了……不过,我没想到方先生您竟然已经去过了……"秦朗表情有些迷糊。
烈焰山脉出现天地异象这个消息是昨晚才传出来的,方羽不仅知道这个消息,并且已经去过了?
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方先生,我斗胆问一句,烈焰山脉里……有什么东西吗?"秦朗好奇地问道。
"有不少好东西,对了。"方羽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白玉葫芦瓶。
这是他在第四座火山内得到的传承之物。
瓶里装着的,是难得一见的绝品淬体丹。
淬体丹是丹药中的王者,几千年前的炼药师进行晋级考核时,炼制一颗上品淬体丹,一般都会作为考核的最终考验。
可以说,能否炼制一颗上品淬体丹,是一名炼药师是否优秀的标准。
而无极道人留下的传承,是比上品淬体丹更好的绝品淬体丹。
这是最完美的淬体丹,对肉身的淬炼效果最极致。
只不过,方羽的肉身经历过一百零一次淬体,即便是绝品淬体丹,对他而言也产生不了淬体的作用了。
但对于秦朗这种武者来说,绝品淬体丹的效果,绝对极佳。
"这颗淬体丹送给你了,感谢你大老远给我送剑。"方羽将白玉葫芦瓶递给秦朗。
秦朗脸色一变,连连摆手,说道:"方先生,我不能收……"
"拿着吧。"方羽不由分说。直接将葫芦瓶塞到秦朗的怀中。
"找个时间把它吞了,不过要做好心理准备,这种绝品淬体丹,跟你以前所吃的淬体丹不是一种东西,疼是肯定很疼的。"方羽说道。
秦朗拿起葫芦瓶,打开瓶口,一阵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
秦朗满脸都是感激之色,看向方羽,还想说点什么。
"不用谢,对我而言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方羽说道。
秦朗激动地点了点头。将白玉葫芦瓶收下。
"还有什么事吗?"方羽问道。
"还有一件事,爷爷让我来找您帮忙。"秦朗正色道。
"说吧。"方羽说道。
"关于之前刺杀我堂姐的幕后黑手,我们秦家已经查到一些眉目了。"秦朗顿了顿,继续说道,"就那一次在海岛上所遇到杀手,大概率属于某个宗族,他们熟练运用各种蛊术……"
"具体是什么宗族?"方羽问道。
"玄冥族。"秦朗脸色凝重,说道。
"玄冥族?"方羽眉头一挑。
他之前与这个玄冥族打过数次交道。
一次是在祭拜冷寻双的墓碑的时候,在半山腰上遇到一名玄冥族人。另一次则是江南金家遇到的乌白玉。
这两次相遇,过程都不太美好,甚至可以说结下死仇。
方羽没想到,玄冥族竟然跟秦以沫那一次中蛊有关。
"方先生,您听说过玄冥族?"秦朗看到方羽的神色变化,问道。
"嗯,之前打过几次交道。"方羽说道,"你继续说你的。"
"爷爷认为,玄冥族只是接受了某人的雇佣,真正想要动我堂姐的人,恐怕还藏在幕后。"秦朗说道。
"他让我帮什么忙?"方羽问道。
"爷爷想让您帮忙找到玄冥族的人,并且将幕后黑手的身份揪出来。"秦朗说道。
"这种小事也要找我帮忙?你们秦家没有人能用了吗?"方羽眉头一挑。反问道。
秦朗脸色凝重,说道:"方先生,我们家的形势,最近的确有些紧张……爷爷无法将手下的武者调离出京城,所以才会劳烦方先生出手相助。"
"哦?你们秦家还有人敢动?"方羽有些惊讶地说道。
秦无道是一个天才。在短短几十年间,以自身为基础,硬生生地将秦家提升到京城家族中的顶级行列。
在那之后,秦家的发展速度也没有停下,不仅在京城站稳了脚跟。之后还在华夏各地拓展势力。
如今,敢招惹秦家的势力应该不多。
可从秦朗的话中可以听出来,秦家似乎被什么势力盯上了,连武者都无法派出京城。
不过,方羽并没有多想。
秦无道是他见过的,最有智慧的人之一,一般的困难根本难不倒他。
如果形势真的到了绝境的地步,秦无道自然会联系方羽。
"好吧,我可以帮这个忙。但你们得给我提供线索,否则我很难找到玄冥族的人。"方羽说道。
"我们已经掌握了一名玄冥族人的行踪,目前就在淮北南都!这人就是当初给我堂姐下蛊的人!"秦朗沉声道。
"具体位置都锁定了?"方羽问道。
"嗯,我派出了好几个眼线盯着他,他目前就待在南都市中心的锦天酒店里。"秦朗说道,"他是在两天前进入我们视线范围内的,他来到淮北南都后。就一直待在锦天酒店里,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们猜测他来淮北南都,应该是要见某个人。"
"这个人,也许就是想要杀害我堂姐的幕后黑手。"
"我们这两天一直监控着他,就是想等待与他见面的人现身,我们必须掌握此人的身份!"
"思路很清晰,线索也掌握得很齐全。那么,你到底想让我帮忙干什么呢?"方羽靠在沙发上,问道。
"我想要……"秦朗正说着,口袋中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脸色一变,立即接通了电话。
"他现在离开了酒店房间?好!跟踪他,但一定不要暴露!我马上赶过去!"秦朗站起身来,说道。
挂断电话后,他看向方羽,说道:"方先生,那个男人现在已经离开了酒店房间,应该是要与人见面了。我们出发吧!"
……
坐上车后,秦朗便将车速提到极致,迅速赶往锦天酒店。
一路上,他一直接到手下眼线的报告。
"少爷,那个男人现在正坐在酒店三楼的自助餐厅,正在用餐,暂时还没有看到他与任何人接头。"
"盯紧他!绝对不能有一丝的松懈!一有情况立即通知我,并且想办法拍下照片!"秦朗命令道。
"明白。"
秦朗心情很着急,一路上闯过两次红灯。
差不多十五分钟,秦朗就把车驶入了锦天酒店的停车场。
秦朗和方羽下车。走进锦天酒店的大门。
在前往电梯的路上,秦朗又接到了手下的来电。
"少爷,有人坐到了那个男人的对面!但是那个人戴着口罩,衣服上还有帽子,根本看不清楚脸!从身形来看。有可能是男的,也有可能是女的……"
"你别动,保持距离,我已经到酒店了,很快会上楼。"秦朗沉声道。
而后,方羽和秦朗乘上电梯。
……
锦天酒店三楼,自助餐厅内。
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男人正低头吃着碟中的食物。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
"我们族长说了,要我们回去可以,但是你们必须给出足够的诚意。"男人头也不抬,低声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人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我认为我们之前提出的条件,已经足够丰厚,你们还想要什么诚意?"
这是一道中性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显然经过刻意的伪装。
"我们族长说了,最能稳固合作关系的方式是联姻。"男人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
听到这句话,戴着口罩的人,眼神中显现出不悦和愤怒的情绪。
"本质上来说。我们属于同一个宗族,并且有相同的敌人。这就是我们最稳固的合作基础,没必要用其他的方式。"
"这是族长的想法,你跟我说再多也没用,我改变不了他的想法。"男人说道,同时放下手中的刀叉,用湿毛巾擦了擦嘴。
他看了眼四周,露出冷冽的笑容,说道:"看来,我们被人盯上了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